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民族文学 散文 查看内容

留一份念想在赛里木湖

2011-9-8 12:52| 发布者: 李小白| 查看: 2219| 评论: 0|原作者: 孙春平(满族)|来自: 2010年第10期 民族文学

 

 

       大客车一路西行,驶过荒漠,驶过戈壁,眼前蓦地呈现出一片童话般的世界。那是一个蓝得让人惊魂的湖泊,平展浩阔、神秘幽深,环绕着湖泊的,是连绵连天的草地和山峦。草地上,遍布着星星点点的羊群牛群,还有悠闲地啃着青草甩着尾巴的伊犁骏马,伴着羊儿的咩咩、牛儿的哞哞,不时还有牧羊犬的汪汪叫声。哈萨克牧民的帐篷也如那天上的星宿,错落有致,散布在绿茵场一般的起伏草地上。

       被大客车摇晃得昏昏欲睡的人们骤然神清目爽,再也坐不住了,急呼司机把车停下,步下草地,走去湖边,切身地与这童话般的世界亲近。传说中,赛里木湖就是西王母的瑶池。掬起一捧瑶池水,洗去周身跋涉尘。不由得,我们就走进了草地深处,走近了一个哈萨克牧民的帐篷。大黄狗警觉地叫起来,一位年过四旬的哈萨克汉子应声而出,我们随意地攀谈,说牛羊,说草地,说一年的收成。汉子掀起帐篷的帘子,好客地说,进来坐吧,喝口奶茶。

       我们涌进了帐篷。亲近了哈萨克人,才算真正亲近了神奇的赛里木湖,因为哈萨克人才是赛里木的魂灵。帐篷里围坐着白发苍苍的老妪,还有搂抱着孩子的妇女,帐篷中间的矮桌上,摆满了瓜果、奶糖和杯盏,看样子,这是一次亲戚间的团聚,看到我们进来都面呈笑意表示着欢迎。我们知道冒昧了,尴尬地想要退出去,跟在身后的那位哈萨克汉子不容商量地抓住我的胳膊,用有些生硬的汉语说:“坐,坐嘛,朋友,坐。”《民族文学》主编叶梅给大家介绍说,我们不光是朋友,我们还是一家人。她指着同行的几人一一介绍,他是满族,他是苗族,他是壮族,我是土家族。哈萨克汉子越发高兴起来,说:“都是一家人,好!快坐下,喝茶吧。”我们在厚厚的毛地毯上坐下,女主人忙着斟茶,汉子则将糖果一一送到我们手上。作为回敬,我忙从衣袋里摸烟,给他递上。但在我按燃打火机准备给他点烟时,汉子却坚决扇动粗大的手掌将火苗扇灭,又坚决地从我手中夺去打火机重新点燃,送到我面前,嘴里还说,你大,你是哥,不可以的。我哈哈笑起来,为这不同民族间约定俗成的礼仪,也为他的热情与真诚。同行的朋友不失时机地将两个民族朋友间敬烟的镜头拍了下来。我们高兴地交谈着,却听远处的大客车一声又一声叫起来,就像一头性子急躁的老牛。是的,是司机着急了,这一天,我们要赶七百多公里路程,况且路上美丽的景色已经让我们一次次地停下车来,流连忘返。司机已经一再声明,越往天山西麓而行,越会让人不断地惊叹,实在是耽搁不得啦。

      我们恋恋不舍地走出帐篷,哈萨克汉子与家人也恋恋不舍地送出来,并与我们拍照留念。叶梅吩咐杂志社负责拍照的同志把通信地址记下来,回去洗印后一定把照片寄过来。

      大客车重新上路。刚才与哈萨克牧人亲如家人的一幕幕仍在眼前浮动。阳光从窗外射进,我突觉一惊,坏了,眼镜落在帐篷里了。那是一副变色镜,新疆日光强烈,走在太阳下面,一时也离不开变色镜。可刚才,走进帐篷,我觉得戴着镜子似有不恭,便把眼镜抓在了手里。在汉子坚持给我点烟时,我便将眼镜随手放在了小桌上。眼镜是女儿给我买的,用的是她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月工资,我问过价钱,她不告诉我,却说只要老爸喜欢。我喊了一声哎哟,司机急踩刹车,一车人整齐地望向我。我怔怔神,忙掩饰地说,没事,走吧。
    ……

相关分类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6-27 02:55 , Processed in 0.17649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