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民族文学 散文 查看内容

新疆随感

2011-9-8 12:50| 发布者: 李小白| 查看: 2305| 评论: 0|原作者: 蒋子丹

 
      从乌鲁木齐飞往阿勒泰的航线,由南向北穿越准噶尔盆地的库尔班通古特大沙漠。行前从资料上获知,准噶尔盆地具有双基底的地质结构,下部为前寒武纪结晶基底,上部为泥盆纪褶皱基底。虽说对地质专业用语仅是一知半解,但泥盆纪这个词汇跟沙漠联系起来,还是激起我强烈的好奇之心。
      据说泥盆纪时期的地球非常温暖,化石记录表明北极亦属于温带,正是在那个温暖的时期,地球上发生了巨大的生物变革,海生无脊椎动物向有脊椎飞跃发展,各种鱼类繁盛空前,最后进化为两栖动物登陆,开始了脱离水体征服陆地的生命进程。换言之,分布于地球各处的泥盆系地层在史前大都是海洋或滨海区域。
      当我紧依舷窗而坐,从高空俯瞰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时,果然发现了水的痕迹。茫茫沙海中,层层叠叠的沙丘在阳光的照耀下整齐排列,有明有暗的皱褶就像起风的大海之上波光粼粼的海水,一浪接一浪扑向岸边。等到飞机经过数十分钟的飞行终于抵达了沙漠的边缘时,我看到了被浪涛逐渐推高的海滩,恍惚之间仿佛回到了我的居住地海南岛,满眼都涌动着南海不止不息的波澜。唯其不同的是,西域浩瀚的沙海里所有的浪花都是凝固的,如雕塑般静止和安详,而在它的堤岸,没有树木、没有花草、没有滨海都市拥挤的楼群,也没有游人如织的海边浴场。干涸的海岸与浪花一样凝固着,以它峻峭的怀抱迎接永远不能抵达的潮汐。
      生命已经从这里退场。
      可以想见,随着泥盆纪、石炭纪、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一次次史前地质时代的终结和更替,生命灭绝与重生的长剧曾经在这儿上演,一幕幕惨烈而壮丽的剧情全都出自于一位刚柔并济的导演之手,那就是水。水的消涨和规律决定着地球上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命的兴衰存亡。过去如此,现今如此,未来更是如此。
      就在我面对准噶尔盆地的大沙漠凭吊因水枯而逝的史前生命之时,地处亚洲的中国,东南西北数十条大江大河同时发难,制造了一连串百年不遇的水祸,而在欧洲和北美的一些国家,则由于长时间干旱燃起的熊熊大火吞噬了大片的森林和草原。大涝大旱对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地球到底意味着什么?水,这位时而友善时而凶恶的导演,是否正在酝酿又一次生命更迭的壮剧?有谁知道?
        水曾经给予了我们不可或缺的滋养,却又以暴力唤醒我们心中无底的恐惧。它告诉我们:珍惜水就是珍惜生命。
   
 
       见多识广的驴友戏曰:到北京看城头,到西安看坟头,到桂林看山头,到新疆看石头。
       可见新疆的石头是很出名的。
       且不要说享誉天下的和田玉已经被藏家炒成了天价的珍宝,就是等而次之的蛋白石、风凌石、雅丹石、硅化木石、泥石、大漠石、紫水晶、黄玉石、孔雀石、玛瑙石,也都成了人们堂前屋后掌上案头的宠爱。万里迢迢到新疆一游,走时行囊里装进一块沉甸甸的石头,会让人体会到收获的厚重。倘若它并非你花费了银钱从奇石市场换来的,而是在某个僻静的山谷、某处荒凉的河滩与你不期而遇,经过精挑细选反复甄别之后,最终被你揣着抱着伴你还乡,你对它的喜爱定然多出几分感情来。我的亲历让我知道,这话不是故弄玄虚。
       那天,我在乌伦古湖畔的草丛中看到这块大得要双手捧,形如椭圆扁壶的花石头时,真仿佛心有灵犀,感到一丝震颤。自从入疆,每到一处我的同伴里都有人在捡石头,而我不过随大流跟在别人后边东看西看,捡上几块好玩好看的也都顺手送了出去,从来不为所动。可是当时,这块石头从芜杂的草丛中透过尘封的泥土向我投来温和的光芒,却如同一个动人的对视召唤我止步屈身。等我把它捧在手上,擦去表面的泥沙,一只映衬着土黄底色的白羊清晰地显现了出来。同行的朋友见了,都惊呼:上品,上品。我也马上给了它一个命名:黄沙白羊。我觉得它已经在这个荒芜的河滩上等了我几百年甚至更久,直到今天与我相遇。
        黄沙白羊的到来,引得我重新回顾了一路上遇见的石头。居然轻而易举地发现,石头的个性与它生长的环境关系明确,一目了然。
       石头是风与水的杰作。戈壁上的石头被万年的风沙吹打,其形必粗粝嶙峋,湖水中的石头被千年的水浪冲刷,其态必光滑圆润。细而分之,同为水石也会形态相异,石的形象因水的势态而变幻。赛里木湖水深浪静,岸边之石细小圆润五彩斑斓,库尔德宁高山峡谷飞瀑湍急,水中之石颜色凝重体表凹凸……诸如此类。
      有了个性的石头也就有了灵魂,只要你悉心体会,你会知道它们的心事。车到乌鲁木齐,大家急忙整顿行装,看到司机师傅苦笑着收拾起一堆被人捡来又抛弃的石头扔到垃圾桶里去,心里竟有些不忍。它们好端端躺在山野之中承受着阳光雨露,却被人们带到这嘈杂的市井又弃如敝屣,最终要与臭烘烘的垃圾一起被填埋或焚烧,好不冤啊!
       比起这些弃物,黄沙白羊似乎算得幸运。然而当我回到八千里之外的海岛将它安放在一个上好的木托上,再一次仔细欣赏它的时候,却发现那只回首张望的白羊仿佛牵挂着它故乡的羊群,正向同伴们发出咩咩的叫声。
……

相关分类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6-24 04:43 , Processed in 0.15646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