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民族文学 小说 查看内容

烟鬼阿西尔

2011-8-3 17:59| 发布者: 李小白| 查看: 3024| 评论: 0|原作者: 艾尔肯·萨比尔(维吾尔族)祖力菲娅·阿不都热依木(维吾尔族) 译|来自: 新疆作家协会网

 
      “哎哟,你哪儿来那么多话啊!真想用棉花塞住你的嘴。”阿西尔大哥一出去,老婆就开始唠叨,“你不要跟教小孩子一样,这样开头,那样结尾说个不停,人家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嘛!还举例,真是的。”“你是怎么了?”我打断她的话。
      “怎么了? 闲了没有事可干了似的,那人怎么老往我们家跑啊!”
      “想让我指点指点他自己写的东西,解释解释有什么不好?”
      “还说有什么不好,你想解释,那就把他带到你们单位再给他解释好了。在家孩子又不能安静学习,我又无法休息,这叫什么事啊?”
      哎哟,麻烦你一两次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呀,只不过是给他沏了一壶茶而已嘛!”
      “还说一两次?我说过别让他再来了,他的声音那么刺耳,吸那么多烟把房子熏得差不多了,他把我们家当你们单位了!”
      老婆的唠叨不是没有道理,阿西尔大哥伸脚跨进我们家,手里从来断不了烟,吞云吐雾,一根接着一根地抽,不一会儿家里就变得乌烟瘴气。老婆是爱干净的人,我们家的墙像刚刚刷过的一样白,窗帘也像才洗过的一样干净。她埋怨“这个烟鬼把什么都熏黑了”,更让她生气的是他把我们家的茶碗当烟灰缸来用。
      “你哪里能体会到女人的辛苦?!”她说,“你什么时候打扫过房子啊!”
      “好了,好了,那个人又不是天天来!”
      我的脾气一来,老婆就不做声了。但是时过两天,当阿西尔大哥叼着香烟又出现在我家门口时,老婆的脸一下子沉下来,变得特别难看。但是,阿西尔大哥并不在意这些,直奔客厅。
      ”兄弟,你瞧,”他摊开几页稿纸给我看,他的声音像是嗒嗒作响的破机器一样刺耳,“那一天写得不怎么好,所以今天写了这个,这是发生的真实事情,写得也好,所以你肯定会看好的。”
“那我看看吧。”
      我虽然一直在看着他在抽烟,但像是欠了他似的,不好意思让他把烟掐了,开始看他写的小说。小说是这样写的:
 
      有一天我从城里回来时听到路边的玉米地里发出叫喊声,好像是有人在痛苦地哀号。还可以听到几个人在喊:“踩!狠狠地踩!”我在想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呢?并从玉米地里走过去。这正是玉米成熟的季节,我浑身上下都沾满了玉米须。
      “这是怎么了?”我过去问,那里有三个小伙子正在踩另一个趴在地下的小伙子的背。
      “我们在治疗他的驼背,”其中的一个小伙子说,“他是个放羊娃,从小就骑马,背就驼了……”
      “笑话,踩他的背就能治好他的驼背了?”我说。
      “是他自己听人说的,求我们帮他踩。”
      “好了,别再折磨这个可怜儿了,他的背早就像弓一样又弯又硬了,就是叫铁匠打也不可能还原了……”我无意中说了这些,语气里也没有揶揄他的意思。但是躺在地下的男孩子一下子跳了起来冲我嚷:“大哥,你是谁呀?”他暴跳如雷:“你说我可怜?!只要我的驼背治好了,我也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可怜的!”
      我看他那咄咄逼人的样子,赶紧向他道歉:“别生气,小弟,别把我的话放在心里。”他稍稍消了点气,像是就要哭出来似的撇着嘴。原来因为驼背,他虽然已经三十多了,仍然是个单身汉。姑娘们和姑娘的父母们都看不上他。
我安慰了他几句,走出玉米地。回到家,老婆看了看我的狼狈样,说:“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进城了吗?进玉米地里做什么呀?”
      我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干吗多管闲事啊,看你把这一身新衣裳弄成什么样子了……”
      “行了,洗一洗不就完了嘛。”
      “什么?我的一生就是为你洗衣服吗?我就没有别的家务可做?整理房子,打扫院子,做饭,洗刷碗筷……还要管孩子……这些活儿你干过哪一样?像个小孩子似的,干净的衣服连一天都穿不了……”
      老婆没完没了地唠叨着,这时我只要多说一句就有可能争吵起来,所以我悄悄地溜了出来,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卷了一根烟慢慢抽着。耳边响起老婆大发雷霆的声音,她那两手叉腰、盛气凌人的样子久久不能从我眼前消失。“哼,当初我也是个驼背就好了,”我心想,“那个驼背很幸运!”
 
      西尔大哥的小说结束了。他见我在嘿嘿地笑,以为自己写得还行,刚掐灭的烟又点上了。
房子里又是蓝蓝的青烟,老婆进来把门窗全都打开,接着又把窗帘都拉开,皱着眉头,脸色特别难看。但是阿西尔大哥好像在想 “女人都是这样”,毫不在意。
      我对阿西尔大哥的作品只提了四点意见,他答应按我说的改。临走的时候像是还没有过瘾似的又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两口,浓烟从他烟囱似的嘴里喷了出来。
      我送阿西尔大哥到楼下并在楼周围转了一个多小时。我知道,此时我回家老婆肯定会向我开炮,所以转悠到我家的灯全部熄灭为止。这时我突然又想起阿西尔大哥写的小说,心里想:“我也是个驼背就好了!那个驼背小伙子确实幸运啊!”
 
2
 
      秋季一到天就凉了许多,阳光似乎也没有那么温暖了,天空变得灰暗。霜打的树叶变黄开始掉落,院子里的草坪也被落叶覆盖着。因为办公室还没有开始供暖,所以我只好紧闭门窗干活。就是在这样的一天,阿西尔大哥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里。
      “哟,你的办公室蛮现代的嘛,”他说,“不过这么现代的办公室里这些垃圾堆在这里很不般配呀。”
      “来,请坐,这些可不是垃圾,这可是作者们的心血完成的作品……”
      “ 这么说,这些都要采用了!”
      “不,还要筛选。”我边回答阿西尔大哥,边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阿西尔大哥先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几口吐出烟雾,然后看着我笑。我感到奇怪,不明白他为什么笑。
“感到奇怪吗?”他说着又吸了一大口烟,“这一次我写的是长篇小说,长篇小说啊!可是大部分写完以后碰钉子了。”
阿西尔大哥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叠大小不一的稿纸,生怕弄碎或是搞散似的,小心翼翼地放在我面前,然后说:“喏,请你看一遍吧。”
      我大概地翻了翻他的稿子说:“阿西尔大哥, 这也太多了点,我现在很忙,等我有空的时候看一看,再给你答复。怎么样?”
      “别说以后,就现在看看开头,开头很有趣。”
阿西尔大哥说着又点了一根烟,他似乎忘记刚刚才抽完一根,于是我忽然怀疑他真的有烟瘾。他就像是条件反射似的不管是说话、笑、走路、坐着、激动、生气都要抽烟。
      “怎么了?看什么呢,老弟?是不是以为我还拿着以前那种不成熟的作品?不是那样,熟手了,趁势看看吧!”
      经不住阿西尔大哥的软磨硬泡,我在稿子的开头扫了一眼,阿西尔大哥看我的表现,喜形于色,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没有人不知道我们村的驴贩子肉孜,他是一个很穷的人,后来借钱买了一头母驴。人要是运气好就是这么巧,这头母驴就在那一年产下了一对驴驹儿,而且又都是母的。有人听说这是产双胞胎的母驴产的小驴驹,就以每头一千元的价钱买走了。驴贩子肉孜宠爱着这个给自己带来好运的母驴,净给它喂好的。母驴被养得很好,所以第三年产下三胞胎,第四年产下四胞胎。
      “世上还有这样的事吗?”眼前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惊奇,后来不顾老婆的反对我也花了1500元买了他的一头小驴驹。小驴驹刚领回家时,毛是光滑的,可是没过多久,不管我们怎么养,这个牲口越来越瘦,最后死了。原来双胞胎牲口只能存活其中的一个,我哪里知道这些,所以很后悔买它,老婆又是不停地唠叨埋怨,真是头疼。
      “白白送了1500元,”她说,“还不如买头牛,那样孩子们还能喝上奶茶……”
对她的唠叨我只能忍着,都怪我,但我也是为了想多赚几个钱嘛。一家之主的我,哪能只靠那一点点收入啊?
      虽然这么想,可是在老婆那里怎么也解释不清这个道理。看来她要唠叨一年,这时我突然想,不娶老婆单身过一辈子也很好。
 
…………………………………………

发表于《民族文学》2009年07期
 

相关分类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10-18 22:55 , Processed in 0.20950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