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原创文学 小说 查看内容

第三职业者

2013-11-22 14:47| 发布者: 15192813253@| 查看: 872| 评论: 0|原作者: 张宇

摘要: 听电话那头是一个粗重的男人声音,像每次一样,我胡猜乱想着对方是一个怎样怎样财大气粗的主,他和我所见过的那些很有钱的人里,那一个相像。见了面才知道,那是个文雅帅气的小伙子,看样子比我大不了多少,是个刚入 ...
听电话那头是一个粗重的男人声音,像每次一样,我胡猜乱想着对方是一个怎样怎样财大气粗的主,他和我所见过的那些很有钱的人里,那一个相像。见了面才知道,那是个文雅帅气的小伙子,看样子比我大不了多少,是个刚入世的嫩菜芽子。是一种女性青春期的心理作用吧,经常就有一种幻觉,老爱一个人胡思乱想,自得自乐。这一次我又在胡想着我会遇上一个很有钱的大老板,他没命的喜欢上了我,他给了我一大笔钱,我就考虑着我得到这笔钱之后,怎样去完成那些亟待等我去解决的陌生的生活问题。然后,我就像我怎样去联系北京的一家好医院,去给我爸看病。我爸的病好了,一家人都夸奖我,然后,我还剩了好多钱,又买了一栋御园小区的住房,我心里高兴的什么似得。远远地就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恨不得立马见到他,没成想一见面,我一下子成长眼皮了。来者是个年轻轻的大学生。这次,要搞一次大举动的心愿又落空了。

也许是命运在作弄人吧!也许是造化使然!记得从前,我最最鄙视那些第三职业者了,可是,今天,我自己却鬼使神差的做了第三职业者.说起来,生活就像做梦一样。为什么呢?其实,我心里有很充分的理由为此作解释,其实,我也心知肚明,对于那种解释,只能宽自己的心,是不会得到别人的相信和谅解的了,然而,那种解释,他却重重的左右了我。为什么为什呢?说出来这个问题也很简单的,还不是大家每天都面临的社会问题吗,你像钱的问题地位问题后台问题等等等等等等。是啊,是社会让人过不去,就这原因。那个,谁也没治。你看别人吧,人学历不高,可人摊上了好父母,大学一毕业,还没工作那,高档住房有了,进口轿车开上了。自己怎么了,各科成绩到经常拿第一,可就缺钱,要按头些年农村的成分论,自己能算百分百的贫下中农了,可眼下这世道,和从前不同了,如今这社会它是喜欢富人不喜欢穷人的。时下社会不是还有那样几句流行语吗,穷的越穷,富得越富,行的越行,不行的越不行。找工作的时候,这几句流行语,在我身上就得到了很好的验证,有几个好位置,一次一次遭人顶替,到了嘴边的肉包子,一次次被人抢走,我差点没看破红尘,出了家埋了名。费了九牛二虎的气力,才能在这家国营公司上班,可打工族那点小薪水,实在应付不了商品时代的大生活,我平时又挺爱虚荣的,发点月薪,大多时候不出月就折腾没了,经常靠借钱打发日子。眼下我爸忽然得了肾病,要换肾,开口就得几十万,肾没换成,到把家里的所有积蓄折腾了个片甲不留。为了父亲的病,我就在网上发帖子,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求人帮助,因此,我就在网上认识了田姐。

父亲病了,家里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我身上。农村人嘛,他们本来门路就少,出了门就两眼瞎,到了大城市可能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我在他们心里,就是那天上的月亮了。我哪?我自己也就只有我自己知道,大学毕业刚工作不久,功不成名不就的,还没脱贫致富那。最大的问题,就钱字问题。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我真正是着急了,就在网上乱发帖子。那时候,在网上我认识了田姐,她自称她是我们市里一个扶贫单位的,专门扶持那些读不起大学的农村大学生,她说国家最近下放了一部分无息贷款,准备发放给一些特别情况符合一定条件的大学生。得知了这个情况,我就急不可耐的想见那位田姐,等我见到了田姐,一切情况就都真相大白了,然而,田姐身上就像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见了几次面,没打几回交道,我就禁不住她的三寸不烂之舌,一步步走进去了。

田姐说:“人有啥用哪?都说是尊严啊名誉啊,那些有什么用?有吃有喝了,那些话在听,可人到了难处,你总得寻条路吧。这世界上,谁人不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你现在年轻漂亮,可你除了这,能有什么。又遇上了困难不是?你不抓紧时间快想法子挣一点你以为自己还有别的门路可走啊!你一没个上千万上亿元的大老板的亲爸爸,二也没有一个做局长副市长的表大爷亲舅舅,事情都明明白白了,你还幻想什么?你能遇上我,那是你命好,是老天特别的看视你。那可是无本的买卖。听田姐的,这条路,虽然险,但它毕竟也是一条路啊!你跟着我,好好听我的,保你做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神不知鬼不觉,过两年,把钱挣足了,做个手术,一点不耽误你谈恋爱找对象。”

其实,做这事没一点难的,你只要会说会道会来事就行了。等上了道,三言两语就能把人摆弄的滴溜溜围着你转,让他乖乖把钱掏给你。做这行主要就讲个嘴巴头子,要学着会用眼.用脑,你先把人琢磨透了,先踅摸好他身上能衬多少钱,学习着会说,做这行你得活活动动八面玲珑会见人下菜。你一个大学生,学这些还不容易。做这行最主要就嘴上功夫,在钱子上你千万要咬住口,少了一分都不行,一厘都不行;在对客人上,你要会编会辩。该灵活就灵活着点,该坚持原则就坚持原则,千万别书呆子气。三百二百的,就让他摸摸手;千儿八百的,你就让他亲亲嘴;三千四千的才和他上床,你只要咬定牙根,少一点都不做,又能舍得了面子舍得了身子,能说会道会伺候,包你大有赚头。一次,我手下有一个小妹,遇上一位大客,家资上亿万的主啊,那次正赶上人家高兴,他刚做好一笔大买卖,看着我家小妹水灵,又服务的好,一高兴一下子就出五十多万包了她一年。人那老板平时生意很忙的,派头大呀,拿个百儿八十万的,不当几分钱看。那次那老板一年就找了她一次,说着说着那合同期就满了,你说那小妹多好事。

哈.哈.哈......

像你这样,年轻,漂亮,还大学生哪,要别的女孩,敞开一点的,早就车.楼都有了。你这孩子也真是老实。你要是干,田姐我给你张罗张罗,包你有挣的。让我说,你今儿个干还不晚,保准误不了你爸的医药费。

那时候,我让田姐说动了,那时候,我一门心思就想搞到一笔钱,就想着给我爸治病,其他的啥也不想了。田姐的话,居然把我说迷了,我都有些急不可耐了,我急着去拿那大把的钞票,那天我给田姐打了十几个电话......

第一次,那客人是田姐介绍的,是外地一位商人,四十多岁吧。做完了,他给了我五千块钱,虽然很有些意犹未足,心里倒也挺满意的。以后我又陪了他两次。以后几个客人,每次最多给个五七六百的,我实在没耐心和他们争,后来我就考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做这行,我这性子太弱了,三说两说就答应他们了,每次都下定决心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一定咬紧牙根,把握住自己,可每次都是我做出让步。当时,我满心的委屈可我不敢告诉田姐,因为田姐之前一再叮嘱我千万要把住劲,然而,我知道我如果对田姐讲,她一准会狠劲埋怨我没用的。过了有三个多月,我手里能赞的下两万多块钱了,可那离我爸的医药费还远着哪。那时候,我开始怀疑田姐那女人,就去质问她,可田姐一大把的理,我说不过他,田姐说的那些话听起来也都句句在理,她说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工作不都得积累积累经验吗,干这行你得会做,还得有耐心,做那生意就像钓鱼一样,要想钓到大鱼,你得有耐心等啊......

我很多次要罢手不干了,都让田姐给留下了,一直以来,我都把田姐当成了我的救命恩人一样,然而,她对我讲的做这行的那些好处虽然都和现实有很远的距离,可要没她,我连这点搞钱的门路都没有,所以说,有时候我心里很感激田姐的。

我在一家大超市里一边胡乱转悠消磨时间,一边等人。一会,手机铃声响了,我的心像每次那样砰砰乱跳。那时候,我想象不出快要出现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像每次一样,我做着各种各样的好的或坏的猜想,我不敢想象对面那位帅气的小伙子就我今天要见的客人,他在我面前来回走了三遭,打了有十几分钟的电话才彼此认识了。他向我走来了,他很年轻,很帅,这次,我看准了,他就我今天要见的人。他站在了我的对面离我最近的地方,他身上那种年轻男人的男性气息,有点让人按耐不住,他脸上有几颗青春痘,嘴边长着软软的唇髭,一双大眼睛充满了诗意和梦想。走近我,他低着头,我看见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站在我面前,眼睛毫无避讳的看我,就像一位十分刻薄的商人,在审视一件贵重的商品。我给他看的难为情了,开始,以为来的是一个很简单的透明小伙子,此时我才感觉到他的沉重。他一定家里很有钱,一个挥金如土的富家子弟,他来读大学,他寂寞了,他愁烦了,世上的好东西他都稀罕腻了,他是好奇,要冒险,想看看另外一个畸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看了我一会,他二话没说扭头就走,我习惯性的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那位小伙子一直走,一直走,许多辆空着的的士过去了,他没有打的的意思,然后,他没去高级酒店开房的意思,也没去高档别墅区,我跟他走了有一个多小时。好苦啊!我心里暗叫。我的脸上见汗了,腿也有些微微不自在。我想起了田姐的教诲,我停下脚步,我考虑到按田姐平时教我的,在这种时候我应该拿拿架子,狠狠敲他一把。他似乎感觉到走在后面的我驻足不前了,他就回过头来,沉沉起脸,小心翼翼的问我。怎么了,怎么不走了,你?我开始怀疑田姐,怀疑面前这个小伙子。你是不是个骗子?你打我电话,你有钱吗?我有钱啊,我和田姐都谈好了,难道她没告诉你?她是告诉我了,可你也太拿我不当回事了,连个车都不打,你什么意思?我也没什么意思,我喜欢步行,你想坐车,你怎不早告诉我?好了,前边就到了。顺着那小伙子的食指指的方向,我几乎大吃一惊,我的嘴张成了大大的o字形。那是清一色的一片民房,城市计划拆迁地带,城市在不断地吞吃农村,看上去,不久前这儿还是个小村庄。大都老式砖瓦房四合院。我的一个亲戚,他们去年就去外地做买卖去了,他家的房子,就让我做了工作室。看着眼前的情况,我有些迟疑。我看见小伙子脸上微微潮红,我知道他撒谎了,或者他根本没有城里的亲戚,那房子是他每月花一二百元钱廉价租的便宜房,或者是那位好心人看着他农村穷孩子家出门读书不容易发了恻隐心,白资助他的。

你有钱吗?我再次问他.我感觉自己肚子里的气越来越大,快要忍不住了。

我有钱啊,我和田姐谈好了。他睁亮了眼睛看着我,放大了声音对我说。

我感觉自己气愤到了极点,我强忍着,跟他进了那家四合院。

那户人家的正房是锁着的,他只住了靠西的两间小平房。我看见了他住的地方,知道他是一普通人家的孩子。房间里就一张单人床,一张旧写字台,一些画布,画笔之类的。我不敢多流连,我记着田姐的话,干这行,只认钱。

你想干什么啊?你让我到这儿来,我,我今天有好多事要做哪!这次,我真的很生气,我就愤怒的大声和他吵。

你说吧,把我弄这来,你给多少钱?

你吼啥,你觉得你了不起啊,你有本事,你怎么和田姐那样人搅一起,我和田姐都谈好了,你不愿意你就走啊。他瞪起眼睛,毫无惧意的大着声音和我吵。

我想走,可我抬不起脚,不是因为钱的问题吧,我一走进他的住房,我的心里便不由得生出了一种感情,是什么,是什么哪?就我看见了他那把旧得褪了色的绿暖水瓶,看见了就写字台上零散放着的几包廉价方便面......总之,那时候,我心里酸酸的,我被一种感情左右着,那种看似很普通很原始的感情,她让我没有离去。

说吧,让我怎么样?我装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坐在旧写字台边一把旧木椅上,愤怒的大声说。

作什么呀,你应该知道的,我可不是坏人。我是学画画的,我的作品在市里得了奖,老师要专门培养我,他让我经常深入生活。一次在网上,我看见了你的艺术照,我看你很美的,可我因为不知你在哪里,不知你是哪的人,我着急了我就去找田姐,事情也是巧吧,田姐一看那照片她笑了,她说她不但认识你,而且对你很熟,再熟不过了。然后,田姐还告诉我你的那些故事。

你怎么认识田姐的?我感觉出自己的语气无意中有了一些诘责的味道。此时,我的心里涌起一股子无名的情感,之后我又觉得自己过于幼稚,过于悲哀了。

还不是因为钱吗,我家里穷。别看田姐她那样,她对人也挺好的,是她给我找的工作,从前的学费,一部分是我在这个城市里做家教挣得,那是田姐的功劳,其实,其实,家里把所有积蓄都给我了,家里的钱太少了。

那,你就开始工作吧。今天,我还有别的事。

好的。可是,有的时候,我们得到野外去,有的时候得费些你的时间,我也知道你是个爱艺术的人,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会按约定付钱的。

不,我不要你的钱,我不能要你的钱,你随便画吧,只要你不画那样的。那时候,不知哪来的一股子冲动,让我做下了那样的决定。

不,我得给你钱,你也有困难吗,不过,我可不是坏人。小伙子加重了语气又对我说了一句。

他开始高兴起来,他拿出来一些桔子和饮料让我用。我说了声谢谢。

那小伙子挺好的,一个多月在一起,我们一起爬山,去河边,去风景区,他给我买吃的,买饮料........

有很多时候,小伙子拿出一些钱给我,我不要。一次,俩人争的面红耳赤的,他说:你爸有病啊,就是不这样,我们同学吗,也该互相帮助的。我那时候,我是打定了主意,绝对不能拿他的钱,也说不清什么原因,我就是一门心思觉得不能拿他的钱。我执意不收,他也就不再提那事了。

一个月以后,我开始有那种想法,然而,当我要向他表明心迹的时候,我看见他因为愤怒而燃烧的面孔,我听见了他从胸膛发出的低沉的吼声:滚。

以后,他和我断绝了联系,就再也没见到过他。有的时候,我就很想念他,他很帅,很可爱,也很有情。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干那个了。我和那个田姐,也彻底断绝了关系。半年后,我爸死了。一年后,我无意间参加了一个本市办的画展,在一幅画上,我看见了那幅以我为原型的画作,我看见了那幅画下边有那位小伙子的落款,然而,最让我瞩目的就是,他把我画得出奇的漂亮。

三年多了,我也有对象了,他在市中心医院工作。我一直很想念他,我再也没见到过他。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4-29 11:31 , Processed in 0.27348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