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原创文学 散文 查看内容

羊倌老大及其他

2013-10-17 18:12| 发布者: 单永东| 查看: 1036| 评论: 0|原作者: 单永东

摘要: 羊倌老大及其他文单永东老大姓“毕”,是我们村里的一个放羊的汉子。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具体的名字,大家平日都叫他“毕老大”。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村里老人孩子对他的最确切的称谓了,我也不例外。老大有几个兄弟,我 ...

羊倌老大及其他

文 单永东

老大姓“毕”,是我们村里的一个放羊的汉子。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具体的名字,大家平日都叫他“毕老大”。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村里老人孩子对他的最确切的称谓了,我也不例外。

老大有几个兄弟,我始终不了解,只知道和他生活在一起的,也是我经常能看见的有四个人。刚开始的时候,老大不和兄弟们住,他有自己的院子,三间土房子。他的母亲和其他几个兄弟住在一起。

老大早年并不是羊倌。那个时候在村里的闲话台前,总会看到他的身影。他是一个补鞋匠,和他的哑巴媳妇,每天都在闲话台前,给村里的人补鞋,赚取很少的钱来维持生计。当然他的技术也是村里人所认可的。后来,老大把自己补鞋的摊子设到了学校旁边的大商店前面。那里是村里的中心,人流密集,村上头和村下头的人来这里的最多,生意自然也不错。每天放学,我总是看见他们两口子在忙碌的身影。一个人扑在补鞋机前缝补,另一个则招呼来往的客人。

我始终没有看见过,他的哑巴媳妇是怎么去和这么多人同时交流的,但是围着的人群却时常发出阵阵笑声,老大两口子也跟着笑。我那时还小,不知道这笑声是嘲笑,还是真的被老大和哑巴憨厚的样子逗乐了,而我更期望是后者。这样的生活对于这对苦难的夫妻似乎是一种幸福,每天早早来,铺设好摊子,晚上往往是很迟才收工,把所有的工具放在大商店里,夫妻俩才慢慢回家。

后来,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见过老大和哑巴去补鞋。听村里的人说,哑巴跟一个挖煤的人跑了。如此这般,种种闲话便滔滔不绝于耳。有人说,哑巴早就和那个人好了,只是老大不知道而已。有人说,那种女人靠不住,再说老大一穷二白的,人家凭什么跟他,不要以为人家是哑巴,但是就凭人家的模样子,找一个比老大好的男人容易多了。更有甚者,将哑巴从何而来,是怎么和老大好上的,老大和哑巴晚上都干些什么,都讲得清清楚楚,似乎这个人亲身见证了一般。很长一段时间,老大和哑巴都成为了村里闲话台男女老少的谈资。

很长一段时间后,不知道是什么人说的,反正是从闲话台传出来的,说是老大找到了哑巴,但是哑巴和那个挖煤的男人在二道沟挖煤,后来住的房子塌了,把两个人都压死了,老大这才回来。我见到老大的时候,他带着那顶军用棉帽子,两边的帽扇都耷拉着,叫上穿着一双补得七七八八的大头鞋,看上去比以前更邋遢了。但是从那以后,老大就离开了自己的那几间土房子,搬到了自己母亲这边,走得时候只带走了补鞋的工具。村里人原以为他还会接着补鞋,可是老大却走进了祁连山,为同村的一个人放羊,也就是从那以后,老大真正成为了一名羊倌。

我曾多次去山里玩,也曾多次见到过老大。他住在一座帐篷里,里面放着一张自己搭的床,帐篷旁边是羊圈,还有拴在羊圈旁边的一只狗。有一次我去山里玩,老远就看见了一只奔跑着的动物,当时我还以为是老大在追赶走散了的羊。所以没有当回事,继续往前走,可是越走近,我越感觉到那只动物是冲着我来的。我原本打算帮老大把这只“羊”撵回去。可是走近才发现那是老大用来看羊的狗。我顿时懵了,反应过来便往旁边的山坡跑,一边跑,还一边捡起石头驱赶狗。坐在山顶的老大似乎看见了山下有人被什么东西追赶,于是他扯着嗓子喊:“娃子,往山顶跑。”山里有回音,我听到了老大的呼喊,赶紧朝着他的方向跑去。

当人在处于危险状态的时候,他的精力也会瞬间爆发,因为本能会驱使他摆脱危险。我被这只狗追赶,自然忘却了疲惫,沿着山坡向山顶爬。老大也往我这边走,手里拿着鞭子,不停地打着口哨,有时候干脆就坐在草上往下面滑。终于,我跑到了老大的身边,老大也才发现是自己的那只狗。所以他拿着鞭子,对着狗使劲的挥,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狗瞬间便趴在了地上。老大解下自己腰里盘着的绳子,将狗拴牢,便和我一起往山下走。

到他的帐篷后,我拿起舀水勺便喝水。老大看着我的样子笑着说:“东娃子,你没事瞎跑什么?以后见了狗不要跑,就站着,狗也不敢去追你,你越跑,它就会追你。”

我笑着说:“谁知道你的狗这么能跑,差点就进医院了。”

说罢,我们俩相视,然后大笑。

从那以后,我一直忙于学业,去山里的次数渐渐少了,见到老大的机会也渐渐少了。

直到老大的母亲去世后,我才见了他。关于自己母亲的死亡,老大知之甚少。我也是从闲话台听说,老大的母亲是被自己的二儿媳妇给饿死的。这些话老大到底听到与否,我自然不晓得。毕老太太的丧事非常简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村里大部分人不愿意去帮忙。我的母亲和几位婶娘在祖母的说教下,才去帮忙,父亲也被请过去作为主事的,祖母则和村里的几位老太太一起去缝孝衫。由于相距不远,我时常过去转转。但是在毕老太太死后的前一两天,我始终没有见到老大。开始,我还以为老大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去世了。后来我慢慢听村里的几位妇女说,老大来了,给母亲烧了点纸,磕了个头,便回到了山里,因为他走了,那群羊便没有人看管。

毕老太太发丧的时候,老大才从山里回来,穿起了孝衫,将一只自己放羊换来的大羯羊献在了母亲的灵前,趴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可是,当天晚上老大便回到了山里。第二天早上,毕老太太下葬,村里没有人去帮忙。祖母对父亲说,死者为大,还是让大家去吧。那天早上,唢呐一直响。从早上四五点开始吹,直到七点多才稀稀疏疏的去了几个人。父亲和几位主事的挨家挨户去叫人,也才去了二三十个人帮忙。后来我听说,棺材抬出院子的时候,老大坐在祁连山头看着自己母亲的灵柩大哭,嗓子都哑了,哭声长时间在祁连山里回荡,从这个山头传到那个山头,他的羊群也静静地朝着自己主人哭泣的方向轻声地低叫,像是给毕老太太送行一样。但是他却不能去给自己的母亲抬一程棺材,坟头添一把黄土。我听那个为老太太选坟地的先生说,让老人合葬,也希望他们能保佑自己的孩子们以后生活慢慢地变好,当然也要靠弟兄几个的努力。

按照村里的规矩,人死下葬之后,要给忙活的人做饭吃,好一点的人家会吃羊肉,稍差一点的会吃顿饭,可是母亲和几个村里的婶子在做饭的时候,却找不到一丁点肉,问老太太的二儿媳妇要,她也不给。最后有人在一个装面的瓷缸里找到了羊肉和牛肉,这才引起了大家的不满。

那天的场面很惨烈,村里的一位主事的人大发雷霆,和老太太的二儿媳妇吵架。老大的弟弟,老二刚开始还在替自己的媳妇说话,后来那个恶毒的婆娘卷起丧事上的一些东西准备跑,便被在闲话台上的人截住了。大家也不管手重脚轻,对那个婆娘便是一顿谩骂、抽打。我在老远看见,那个婆娘穿着被众人撕破的衣服,跌跌撞撞的跑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老大一家人又回归了往日的生活。老大继续放羊,老二带着几个弟弟住在家里,以种田为生。开春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弟弟老四去了新疆打工。我听说,那一年种田的时候,老四汇来了几千块钱,让老二好好种地。

2009年夏的某一天早晨,我看见了老大,他穿着洗得发白的中山装,带着一顶黑蓝色的单帽子,脚上依然穿着大头皮鞋,脸色发黄,胡子也没有刮,脸上布满了沧桑。看见我的时候,老大憨厚的笑着问我:“东娃子,什么时候去上大学?”

“八月末的时候。”我回答道,“你不在山里放羊了?”

“早不放了,现在准备养”。

我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提着给羊饮水用的桶子,显然刚从羊圈出来。

之后,老大笑着走了。但是从那以后,我很少见到老大,逢年过节的时候,也才能偶尔看见他一两次。他依然忙着在照顾自己的羊群。

如今这一家子,生活慢慢地开始好转,弟兄几个都在努力,老四也娶了媳妇,是一个身材矮小女人,听说脑子里有点病,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总算能有人为这几个男人洗衣服、做一口热饭了。听村里的几个婶子说,这个身材矮小的女人,管住了弟兄几个懒惰的毛病,能催促他们去做些事,这是我所庆幸的,当然也从闲话台传出了一些不堪入耳的闲话。

我在一次偶然的路过时看见,老大原先居住的那座院子已经被夷为平地,里里外外都种起了庄稼,只剩下房子的根基,原先的院墙也残缺得七零八落。我不知道老大是否来过这里,而我希望这一切不要让这位经历了众多生活磨难的汉子看见,那样会让他本来已经恢复平静的生活荡起波浪,也会让他很快老去。

有些人的一生非常脆弱,有时候轻轻地一揉,便支离破碎。老大现在的已经被揉得支离破碎了,我只是希望命运对老大温柔一点,不要把这个支离破碎,再弄成粉末,那个时候,老大或许就真的像他的母亲一样惨淡的死亡了,可是谁愿意看到这一切发生在我们的乡亲身上?

 

2013年10月15日构思,16日凌晨初稿于克州报社。

                                                 2013年10月17日,下午五点,完稿与克州报社。

  

作者简介:单永东,男,汉族,1990年出生,甘肃民乐人。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2007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张掖日报》《泾河》《岷州文学》《克孜勒苏日报》等报刊杂志,多篇作品被散文在线、榕树下等多家大型文学网站特别推荐。2010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优秀奖;获2011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三等奖;获第六届“紫香槐杯”全国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二等奖;在校期间多次获得过学校学院征文比赛奖励以及“先进个人”称号。先供职于新疆克孜勒苏日报社,从事记者工作。 

联系地址: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帕米尔路西23院克孜勒苏日报社记者部  单永东 

邮政编码:845350

联系电话:18129181028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4-29 21:15 , Processed in 0.43876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