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原创文学 报告文学 查看内容

临时工

2012-12-6 14:13| 发布者: 胡杨树| 查看: 2393| 评论: 0|原作者: 郭 涵

摘要: 一   1969年6月底,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食品公司由于工作需要,要从当地招聘20多名临时工,或是接受再教育的回乡学生,或是农村优秀青年。名额有限,要优中选优。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所在的特克其大队也分到了一 ...

  1969年6月底,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食品公司由于工作需要,要从当地招聘20多名临时工,或是接受再教育的回乡学生,或是农村优秀青年。名额有限,要优中选优。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所在的特克其大队也分到了一个名额。作为贫下中农子女又是当地贫协主席儿子的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当然就成了被推荐的对象之一,因为他各方面都很优秀,符合条件。特别是在他返乡劳动的两年里,表现非常好。大家都认为他不但劳动积极,搞文艺宣传时节目也演得好,还团结人,与乡亲们相处得非常融洽,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吵过架,也没有参加过任何派别进行残酷斗争。只要别人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的,他知道后都会尽力去帮。他回乡后就像在学校里一样大做好人好事,助人为乐,始终保持着高尚而纯洁的作风。老百姓非常感激他,也很信任他、喜欢他,说他是特克其大队里的活雷锋。这次来了机会,大家当然都十分乐意把这个机会让给他啦。于是,这次的巴州食品公司招人,大家就一致推荐了他。

  就这样,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就被顺利招到了巴州食品公司当了一名临时工。

  说是工人,实际上还是干着农牧业方面的活。只不过不再种庄稼了,专门搞养殖和屠宰牛、羊等工作,专为巴州居民提供凭票供应的商品肉。不干不知道,一干全都明白啦。这些活不比干农活轻松,又重又脏又危险,要干好它还真的很不容易,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是生命的代价。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从小就吃惯了苦,在哪里干他都不怕。他还是一名共青团员,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像雷锋那样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不管吃再大的苦,他都会坚持的,他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工作干好。

  他想,自己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要把这份工作干好。从大处说就是要对得起党和人民多年来对自己的培养教育,报效祖国;从小处说就是要对得起巴州食品公司这份工作,因为自己在这里干工作就要拿工资。他真的很像一粒种子,只要有了生长的条件:水、阳光和土壤,就会生根、开花、结果的。

  他眼中有活,刚来没几天就表现得很好了。不但能干好分内的工作,还总是找活干。走马上任后,他立即就投入到了工作中,从不偷奸耍滑,很老实,很踏实,很认真。他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大孩子所表现的,相反,却像一位久经考验的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忠心耿耿的革命老战士。他总会把革命事业当成头等大事来干,干不好了就心里不安。

  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言行一致,表里如一。别看他还只是一个大孩子,可已经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人了。他非常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他说话算话,掷地有声,说到的事就一定要做到,许下的诺言一定要想办法兑现。他团结同志,关心集体,总是要把公家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干,尽心尽力,尽忠尽职,甚至连打扫卫生的事情他也做得很好。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会立即干净起来,干到哪里,哪里总是既整洁又干净。他会把每件事情都做好的,让领导和职工们都放心、都满意,甚至都感动。他来到巴州食品公司上班没多久,就已经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成了大家学习的好榜样。

  也许是因为他刚来的原因吧,没有人找他的茬,都说他是一个好巴郎。公司里有什么事情尽管让他去干好了,干部群众都会很放心的。

  没过多久,巴州食品公司就有新任务了。公司决定,要从公司抽调30多名职工(全部的新职工,部分老职工)去到巴音布鲁克大草原购买3万多只羊,然后把这些羊穿越霍拉山山脉徒步赶送到和静县上游乡(即现在的巴润哈尔莫墩镇)境内的库吐草场(即后来的库吐牧场)放养一部分,另一部分送到位于焉耆县七个星乡(现七个星镇)境内的霍拉山牧场。干好这项工作,不需要什么太多的技术,只要能吃苦有责任心能坚持到底就可以了。

  途中要跋山涉水,穿越一些很少有人走过的道路,路上还会遇到狼等野兽。到底有多难?谁也说不清楚。但不管怎么说,一定很难,什么情况都可能会遇上。

  接受任务后,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想得最多的就是“这是一份光荣的革命工作,我要像英雄模范们那样圆满地完成好党和人民交给自己的光荣任务”。他不愧是一名去过北京的革命小将,心热行为也热,只要是革命事业,再难他都不怕,也不讨价还价。他不知道这次摆在他前面的道路有多么艰苦,会翻多少山?会过多少河?还会遇到什么困难?但他早已横下了一条心,做好了迎着困难上的准备。他暗暗警告自己说,阿不力孜要勇往直前,决不能退缩,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苦不苦?想想革命的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的老前辈。”革命者流血牺牲都不怕了,我怕什么?不怕!

  行动前,也就在8月份,公司领导作了具体的工作安排,3万多只羊被分成了33群,大约每一群羊有1000来只,配3个人护送,还配了马,算是一个小分队。由于人手不够,有些小分队只配了两个人。另外还有一个后勤保障工作队,由3人组成:食品公司里的领导、一名工作人员和一名财务会计。

  一个半月之后,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就被临时决定管理财务。那时,因为财务会计被查出来有问题了,要被调回公司进行审查。这样,搞后勤工作的人手就不够了。于是,就找到了中学毕业的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

  管了财务工作,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原来干着的工作还要照样干。他还要和另外两个人为一组,负责赶着一群羊前进。既要负责整个队伍的后勤工作,还要护送一群羊,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的担子可真不轻呀!

  33个小分队虽然行动的路线有所不同,但方向是相同的,要统一行动,以便相互照应。

  3万多只羊要经过长途跋涉同时往一个地方迁徙,算是一次较大的行动啦。羊走到哪里,后勤工作就要跟到哪里。羊群走得很慢,一天下来走不了多少路。一般情况下,后勤工作队大约三五天需要往前搬一次家。一天之内,每一个小队中还要抽出一个人提前到前面安营扎寨,生火做饭。有时候就不一样了,由于山路太难走了,山路崎岖难行不说,到处还都是树林,其间又充满着荆棘,人走挂人,羊走挂羊。不知有多少次,人的衣服被挂住走不啦。可用劲一扯,有可能就会把衣服扯破。羊要是被挂上了,就走不了路。羊也不会说人话,它要是被挂上了,走不了也不会呼救,人要是不能及时发现它,就等于喂狼啦。

  有时候,队伍走得更慢,一天下来连一座山也翻不过去,只得在半山腰里过夜。他们在大山林里摸索着前进,东南西北是分不清的,到底走到哪里了?谁也说不清,只管往前走就是啦。

  他们刚进山时遇到的河水还不算太大,走了大约一个月之后,河水越来越大啦。

  他们就这样一边放着牧一边走着路,想快也快不了,真像蚂蚁搬家那样难、那样慢。羊要吃草,又要喝水,他们还必须得沿着有水有草的地方走。一路上,他们必须得让羊吃饱、走好是一个方面,还要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羊群。因为,羊群是狼群的猎物,羊群走,狼群也走,狼群时时刻刻都在盯梢着羊群,随时就有可能要进行袭击。

  羊群每时每刻都有危险,特别是到了晚上,危险更大。别的队不说,就说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所在的这个小分队吧,他们三人中每天晚上就必须得有一个人站岗放哨。大约六个小时换一次岗,站岗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对着野谷吼上一阵子,这样做的目的都是为了防止野兽夜袭。

  他们脚上穿的毡筒无论是白天或夜晚一次也没敢脱掉过,因为随时都可能有紧急情况发生,怕到时耽误时间。结果他们的脚和毡筒粘在了一起,又痒又痛,难受极啦。饮食更是困难,他们一路上饥一顿饱一顿的,有时连一口水也喝不上,几个月没有吃过一口青菜。

  由于走路太久,结果他们的腿肿得圆滚滚的,腰也不停地疼痛。这还不算,最让人感到恐慌的是野狼的威胁。那时,大山里的豺狼成群,人和牲畜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几十只羊同时被吃掉的事情时有发生。为了保证安全,他们每天晚上都要把自己穿的皮裤子脱下来用绳子和其它东西连起来围住羊群。

  这一次行动中,有十几个人因受不了苦就先后离去了,无奈之下,剩下的人员又得重新调配。

  中途由于公司里有事,公司的领导就临时决定回去啦,负责财务工作的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就不得不勇敢地挑起了这副领导工作的重担。他除了保证自己所在的小分队不出什么事情外,还要到其它队里转转看看。

  为了圆满完成这次任务,他们历时四个多月时间,不知道走过了多少山山水水,沟沟坎坎。实事求是地说,他们当时走过的山路崎岖,道途逶迤,有些地方是真正的羊肠小道,奇险无比,只有山羊才敢开道。他们白天边放牧边赶路,一到晚上,无论走到哪里,可能是惧怕的原因吧,羊群说什么也不敢走了,他们也不得不就地露宿。

  最可怕的事情发生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那一天,大约是12月底吧,他们刚翻过了一个冰大坂,山路更难走啦,需要有一个人带着羊在前面开道。否则的话,羊就不敢往前走。无奈之下,他们就安排一个人走在羊群的前面带着羊往前走。当他们赶着羊群下山的时候,山上面的羊把山上的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给蹬了下去。这块石头就顺着山坡加速度滚了下去,越滚越快,突然,在下面带着羊开道的那个人躲闪不及就被这块飞石击中了头部当场死亡啦……

  意外的事情发生后,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和另外一名同事一下子不知所措啦,他们除了万分悲痛外,一时间也没了主张。他们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可怕的情景,当时,他们两个都吓软了,好像天真的要塌下来啦。在忙中无计的情况下,他俩都一下子又清醒了过来,连滚带爬地滚到了死者跟前。无论他们二人用尽怎样的努力,怎么也唤不醒这位可怜的人啦。惊魂稍定之后,他们二人作了一下商量。决定由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在原地守着遗体和看管着羊群,这位同事原路回到库尔勒县报信。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作为这次行动的暂时领导人,他们小分队的事情他自己扛着,而让其它的羊群继续往库吐草原方向前进啦。

  守尸体的事情可不是好干的。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首先把这位同事的遗体包好放到了一个稍高一点的地方,便于看得清楚,以防野兽吃掉。不然,就不好给死者的家人交待啦。白天,他就一边放羊一边看着这具尸体。

  在深山老林里一个人守着死尸,白天就让人感到可怖。虽然是自己的同事,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但当他死后变成尸体了,怎么想也是感到可怕的。没有长成大人的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虽然能吃苦耐劳,但守着死人的尸体过日子,实在让他无法接受。但也没有办法,那时候,他是整个赶羊队伍的总负责人,别人不干的事情,他也得干,撒手不管是不可能的。再说了,是他所在小分队里发生的事情,他更是要硬着头皮这样干啦。

  特别是到了晚上,到处是黑黝黝的山,各种可怕的声音都响起来啦。各种野物都在叫,大一声小一声的,声音都很怪。这些声音平时在家中是根本听不到的,真可谓鬼哭狼嚎一般。让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又在深夜里守着死尸听着这样的声音,不用多想,真是可怕极了,用“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这些词来形容还真的远远不够,胆小的人一定会被吓出毛病来的。这时候,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非常想大哭,但他又不敢,生怕一哭就会招来更大的麻烦。他就是想逃跑也是不可能,因为到处都很可怕。再说了,守尸体是他必须要做好的事情,同事没了,不能让他连尸体也保不住吧!为了保证野兽不敢来袭,他就和往常一样,隔上一会儿就对着山谷大吼上一阵子。他这一吼,山谷里的其它声音顿时少了些,小了些,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就这样,他不断地对着山谷大吼的声音算是给他们壮了胆。第一个晚上,阿不力孜·阿为都热依木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过来的。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他的心一下子放下来啦,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好多……

  就这样,他守着同事的遗体大约过了六七天之久。晚上不敢睡,白天时不时地迷糊一会儿……

  后来,没有了吃的东西,生活更是艰苦。如今回忆起那段经历来,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也还是十分地伤感,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样活下来的。

  家乡来人了,死者的家属也来啦。他们经过研究后决定用两条麻袋和两个木头在一匹马的背上做了一张床,然后把这具僵硬的尸体放在了上面捆扎好后就打算原路运回家。

  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意外的事情又发生啦。当那匹驮着尸体的马走了大约有300来米的地方时,一不小心马失蹄掉进了大约有50米深的悬崖里摔死啦。

  意外发生后,他们只得又换了一匹马运着那人的尸体回家啦。

  尸体运走后,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又经过几天的努力,终于把这群羊赶到了库吐草原。这时候已经是1970年的元月初啦。

  后来,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又来到了霍拉山牧场。大约在三四月份,天开始变得暖和起来了。这时,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决定返回库尔勒县回家一趟。临走的时候,霍拉山牧场给他送了一匹后腿已经被狼咬噬过的马和一只被宰杀好的羊。告诉他说,“你把马送回去后交给屠宰场吧。羊肉吗,你路上吃。走得实在太累了,可以骑一阵子马!”

  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全都答应了,并和大家一一告了别。

  没想到回家的路也这么难走呀!在穿越焉耆县干沟时,他迷了路,怎么也摸不出来了。最让他犯难的是辨不清方向,可他又害怕误入了危险地带。可是,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看着太阳辨方向,捏着牛羊的粪便判断近期这里有没有来过人。当他找到了一堆半湿不干的马的粪便时,明确地判断到近期有人来过这里,说明这里不是危险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他又走了一阵子之后,终于看到了远处的山谷里有三个点着一堆火在取暖的人。他大声向他们呼喊,对方也向他回应,走近一问才知道还是特克其公社的。大家在这个野山谷里能够遇到一起,真是太不容易啦。见面后他们相互之间说明了各自的情况,原来这些人是在这里打黄羊的,但没有打到一只。晚上,他们就在那里就地住下了。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特别感到高兴,拿出了一支羊腿让大家吃。第二天下午,在他们的带领下,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终于来到了焉耆回族自治县塔什干煤矿,这里离库尔勒县城已经不远啦。

  又后来,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经过努力穿过了位于库尔勒县城北约8千米怪石峥嵘的库鲁克塔格山中的铁门关。到了铁门关时,他无心欣赏这里的美景,牵着马径直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两千多年前的丝绸之路,就从库鲁克塔格山沿孔雀河进入一条30千米长的峡谷。这条峡谷曲折幽深,岸壁如刀劈斧凿。据考,从晋代起,这里的险要处就设立了关口,因其险要,故取名铁门关。峡谷从此就叫铁关谷。它是焉耆盆地进入塔里木盆地的一道天险,自古为兵家用武之地。

  《水经注》中称铁门关所在峡谷为“铁门关”,后人叫它“遮留谷”。关旁绝壁上还留有“襟山带河”4个隶书大字。如今关旁山坡上还留有古代屯兵的遗址。西汉张骞衔命出使西域曾路经铁门关,班超也曾饮马于孔雀河。唐代边塞诗人岑参登铁门关曾赋诗一首:“铁门天西涯,极目少行客。关旁一小吏,终日对石壁。桥跨千仞危,路盘两崖窄。试登西楼望,一望头欲白。”这首诗真实而生动地描绘出了铁门关的险峻,前凉杨宣部将张植进屯铁门关,击败焉耆王龙熙于遮留谷。

  铁门关还流传着“塔依尔与卓赫拉”的民间传说故事。传说古焉耆国王的公主卓赫拉和牧羊人塔依尔相爱,阴险毒辣的丞相卡热汗唆使国王抓了塔依尔,并准备将他处死,卓赫拉得知后,机智地设法救出了心上人,丞相发现后立即派人追赶。这对情人夜奔出关时,不幸连人带马坠入了深涧。后人为缅怀这对为爱情和自由而死的恋人,在铁门关对面后来叫作公主岭的山上造了塔依尔与卓赫拉的麻扎(坟墓)。

  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过了充满着传奇故事的铁门关基本上就算到库尔勒郊区啦。这里离库尔勒县城他自己的家所在地已经不远了,可那时正值北京时间大约下午4点钟(乌鲁木齐时间下午2点钟)左右,还是大白天。当他又走了一阵子之后,就停下来不敢走啦。这个时候,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才忽然注意到自己的形象太不好啦。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从上到下没有一块好地方。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怪熊一样,别人看见了肯定要吓一大跳。要是就这样来面对家乡的人们多不好呀!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是非,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索性不走了。他找到了一个大砂石坑,牵着马悄悄地蹲在了里面,只等着天色黑下来。

  那天晚上,特克其大队里正在放电影。男女老少一大片人都在看电影,黑压压的。而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回家的必经之路就一定要通过放影场地。为了不让人们认出他来,他就骑着马埋着头快快地通过啦。幸好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电影,没人去注意他的到来。

  当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来到家门口正要敲门的时候,只听到父母二人正在为他的事情吵架。

  母亲向父亲哭诉道:“孩子走了快一年啦,一点音信也没有,不知是死是活,你也不去问问……”

  父亲:“我有什么办法呢?能问谁?”

  ……

  当儿子真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两人可能是因为激动的原因吧,都站不起来啦,过了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

  第二天,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把那匹马交到了屠宰场。

  后来,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又一次来到了库吐草原搞新牧场建设。他这次来是与大伙并肩作战的,一待就是两年之久。在这里,他与大伙一起艰苦奋斗,硬是在那里建起来了一个规模可观的大牧场。

  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就是这样的人,他无论在哪里工作,都表现得非常突出,一贯对党对人民的事业忠心耿耿,贫下中农和各级领导干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赞赏他,信任他。

  1973年,大家一致选举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同志作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唯一一名模范知识青年代表,出席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四届共青团代表大会,受到了大会的表扬和奖励。

 (本文节选自新疆作家郭涵即将出版的长篇传记文学《历练》,文中主人翁是刚刚卸任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厅厅长,现任中国维吾尔古典文学和木卡姆学会会长的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同志(图)。)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4-29 11:30 , Processed in 0.27931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