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民族文学 评论 查看内容

报告文学的关联指称与新叙事策略

2012-7-5 13:51| 发布者: 李小白| 查看: 2509| 评论: 0|原作者: 丁晓原|来自: 中国作家网

  报告文学的关联指称已成为界内讨论、甚至争论的一个热点话题。这从一个方面表示着论者读者对这一文体的关注,在我看来,这对于报告文学创作优化和研究的深化,都是有益的。2012年2月6日我和王晖在《文艺报》发表了《“无名”时代的非虚构叙事——关于2011年报告文学的对话》,这“无名”的言说,立即有了反响。评论家李炳银在第一时间发信息给我们表示疑问,稍后他在《文学报》发表了《关于“非虚构”》的文章,认为:“我们应该积极地寻找报告文学不同表达对象范围之间的区别异同,而不是要不断地扩展它的品种,使概念越来越变得局促和叠加复杂起来。至于主动放弃‘报告文学’的概念而视之为‘无名’的表述,就更加令人难以理解接受。这其实又是一种‘似是而非’的概念游戏,缺乏持论的定力。”《关于“非虚构”》对于“非虚构”及其相关的概念的辨析厘清多有价值,但作者对“无名”这一概念的特指性有所误解。在我们的对话中,“无名”的表述是明确的:“我们无法以一言蔽之的方式来归纳报告文学新的创作存在,也无法以固有的报告文学常识或是理论来阐释作品。基于此,我想报告文学可能也进入到了一个所谓的‘无名’时代”,“报告文学形成了更为多样化、更具个人性的局面。此为这一文体‘无名’的本旨所在”。我们“无名”以指说报告文学,并不是“主动放弃”报告文学的概念,而是对报告文学当前存在状态的一种描述。“无名”在这里是借用陈思和对20世纪中国文学观察所得,其有“共名”与“无名”之说:“当时代含有重大而统一的主题时,知识分子思考问题和探索问题的材料都来自时代的主题,个人的独立性被掩盖在时代主题之下。我们不妨把这样的状态称作为‘共名’。”“当时代进入比较稳定、开放、多元的社会时期,人们的精神生活日益丰富,那种重大而统一的时代主题往往拢不住民族的精神走向,于是价值多元、共生共存的状态就会出现。文化工作和文学创造都反映了时代的一部分主题,却不能达到一种共名状态,我们把这样的状态称作‘无名’。‘无名’不是没有主题,而是有多种主题并存。”(陈思和:《共名和无名:百年中国文学发展管窥》,《上海文学》1996年第10期)陈思和的这种“共名”、“无名”同样也可指说解析报告文学的演进。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谁是最可爱的人》《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等作品,标识了其时特有的“主旋律”。20世纪80年代盛极一时的“问题报告文学”,则是另一维度上可见的“共名”,报告文学以反思、批判的品格,参与了特定时代的思想启蒙。而观察最近十年的报告文学,我们已难见“主旋律”作品或“问题报告文学”一枝独秀的盛景了。社会开放,文化多样,价值多元,报告文学作家追求以自己的方式,选择自己认知的报告客体,呈现自己的观察、思考和审美的欲求。个人化进入到了曾被视为“社会公共写作模式”的报告文学中。这可能是报告文学“无名”的本质含义。尽管个人化的进入,目前尚未见有独树一帜的标志性的优秀报告文学作品,但它直接促成复式复调、多形态多旨趣报告文学新格局的形成,却是显见的事实。稍早于我和王晖年度对话的发表,2012年2月3日,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明在《文艺报》以整版篇幅推出《写实体作品的问题与前景》长文,对“写实体作品”在写作、评论、研究、评奖等方面存在的混乱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何建明认为:“我国目前的写实体作品归类有些混乱”,“一些人以为凡属于写实体的作品,那么它就应当是非虚构的,其本质就是区别于虚构作品……往往也不去分清什么是报告文学,什么是纪实文学,什么是传记文学或纪实作品,于是干脆来个大归口,说这都是非虚构作品”。在他看来,写实体作品相关的“概念混淆而往往造成整个写实体作品的混乱”,因此,“规范文体本身是一项急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评论家李炳银和作家何建明,差不多在半个月内“不约而同”地关注报告文学的关联指称,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这一话题确有讨论的必要。
  二
  报告文学的关联指称,主要是与报告文学有关的纪实文学、非虚构、写实体作品、传纪文学等。这些指称涉及文体与文体的分类,我们应当将它们置于文体的论域中加以言说。文体是一个重要而复杂的问题,研究文体形成了专门的学术门类“文体学”。文体是一个多指性的范畴,通常指称为具有特殊功能设置、意蕴表达的语言体式:“文体是指一定的话语秩序所形成的文本体式,它折射出作家、批评家独特的精神结构、体验方式、思维方式和其他社会历史、文化精神……从表层看,文体是作品的语言秩序、语言体式;从里层看,文体负载着社会的文化精神和作家、批评家的个体的人格内涵。”(童庆炳:《文体与文体的创造》)一般来说,文体是先有其实,再有其名的,即文体的命名往往是追加的。以散文为例 ,从汉语词汇看,“散文”一词较早的可见于《文选·海赋》,“云锦散文于沙汭之际,绫罗被光于螺蚌之节。”含有文体指称意义的“散文”,大约由南宋周益公(必大)最先提出。据罗大经《鹤林玉露·刘錡赠官制》引周益公语:“起头两句,须要下四句议论承贴,四六特拘对耳,其立意措词,贵于浑融有味,与散文同。”“山谷诗骚妙天下,而散文颇觉琐碎局促”。而事实上,在六朝、南宋之前,散文早已存在了,先秦诸子散文、两汉历史散文成为中国散文史上的重要存在。报告文学也是这样。报告文学(Reportage)这是一个舶来的文体称名。从现见资料看,报告文学的汉语名称始见于1930年。1930年3月1日出版的《大众文艺》刊出了由日本中野重治作、陶晶孙译的题为《德国新兴文学》的介绍性文章。译文指称:“刻羞(现通译为基希)可说是新的形式的无产阶级操觚者,所谓‘报告文学’的元祖,写有许多长篇,而他的面目尤在这种报告文学随笔纪行之中。”而中国的报告文学实际发生当在晚清,梁启超的《戊戌政变记》等是报告文学发生期的重要作品。中国报告文学是基于近代新闻传播而生成的新文体,因此新闻性是其内生的重要规定性。它在不同时期、不同语境中出现过不同的称名。报告文学以外另有“速写”、“特写”等。胡风于1935年2月发表《关于速写及其他》,他认为杂文“是一种文艺性的论文(fuuilleton)”,而速写(报告文学)“是一种文艺性的纪事(sketch)”。20世纪50年代大约受苏联文艺理论的影响(译介波列伏依《论报纸的特写》和奥维奇金《论特写》),一时报告文学多称“特写”,以强化这类写作的批判性。在我看来,不同时期人们对于文体名字的置换,更多地反映了他们对于文体某种价值的期待。回到我们要讨论的纪实文学、非虚构、写实体作品、传纪文学这些概念,这不是一种文体的多种指称,而是有着特定逻辑层次的命名。从文本与客体对象关系的不同,可以将文体分成两大类,文本“实有其事”、“实有其人”地再现对象,为纪实文学,或称非虚构(文学),而以虚设、拟想、组合,“杂取种种”等的方式表现对象的,为虚构文学。因此从文体分类的逻辑看,非虚构或是纪实文学或是写实体作品是与虚构文学在同一级层次上的分类,而报告文学、传纪文学等是在非虚构或是纪实文学或是写实体作品构架下的二级分类所得,而复杂的是报告文学、传纪文学之间存在着“交叉”现象。传纪文学的记写对象是历史上或现实生活中的具有某种纪传价值的人物,有的传纪文学是报告文学,如辽宁作家周建新以郭明义为主人公写作的《朋友,我能给你什么》就是纪传性报告文学,而林语堂《苏东坡传》、朱东润《张居正大传》就只是传纪文学。文体的跨类是常见的,如《谁是最可爱的人》《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既被指称为通讯,又是报告文学作品。跨类主要发生在文体的同一层级上,一些文体间存有的某种融通,获得了“兼类”的可能。文体分类的混乱,主要是分类逻辑的混乱,把本不在一个逻辑层级上的文体纠缠在一起说事,这就难免混淆不清了。
  三
  现在看来,“动摇”报告文学文体称名的主要是纪实文学和非虚构文学。如前所述,报告文学是纪实文学或是非虚构“母体”中的“子体”,它们之间具有紧密的关联性,但又分属于不同的层级,原是“代际”明晰的。这三者之所以在指称上存在着一些纠结,是有一些特殊背景的。我们可以回到纠结发生的“现场”。
  其一纪实文学。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中国新文学大系》原来有报告文学集,出至《中国新文学大系1977—2000》时,以纪实文学置换了报告文学。对于置换的原由主编有明确的表述:“‘纪实文学’的出现绝非偶然,实际上人们意识到报告文学的现有概念,已经无法概括所有纪实类文学作品的全部,需要有所突破其局限,故以‘纪实文学’概念来容纳进更为宽泛的内容。——我们不妨套用国际通行的‘非虚构’概念,把‘纪实文学’确定作为纪实类文学作品的总称,而在中国当代文学中有着特殊历史地位的报告文学,则是其中的一大构成部分。对于报告文学,应始终强调其最初由新闻特写演变而来的特性,强调其与现实生活的最为直接、最为密切的关系,从而也就在更大程度上突出其‘文学轻骑兵’的地位与作用。”(李辉:《纪实文学:直面现实,追寻历史——关于〈中国新文学大系〉纪实卷1977—2000》)这段文字有一些疏漏。本来报告文学就是纪实文学的次级的文体,自然“无法概括所有纪实类文学作品的全部”;在报告文学的发展史上,报告文学曾作为“文学的轻骑兵”发挥着其独特的文体功能。但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报告文学的结构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难再以“文学的轻骑兵”视之。因此“在更大程度上突出其‘文学轻骑兵’的地位与作用”已不符合文体的实际存在了。但这段表述中提出一个问题是很有价值的。这是一个真实的问题,即“人们意识到报告文学的现有概念”,“需要有所突破其局限”。我们尊重文体、规范文体,但并不是要固守一成不变的文体概念。文体是发展的,文体的概念应吸纳有价值的新的文体实践。作为新闻文学的报告文学,我们强调它的新闻性、政论性和文学性,它更多地依赖于实体的新闻。但是面对大量的历史题材报告文学(史志报告文学)的出现,原有的新闻性理解已不能解释报告文学的新变了。实际上,不是一般地放宽报告文学对新闻性的要求,而且基于史志报告文学的存在,我们还需要对其内涵作出新的界定。在我看来,所写的历史与现实具有某种直接的关联,或者作者对再现对象给出许多新的资讯的,都可表示作品的新闻性,如钱刚的《海葬》、李春雷《木棉花开》、何建明和厉华的《忠诚与背叛——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红岩》等作品,其间都具有某种新闻因素,因而这些作品可以看做是报告文学。但像王树增的《1901》、郭晓晔的《孤独的天空》,所写人事远离现时,缺少可以为读者认同的新闻性,因此,作者编者只得将作品笼统地名之为非虚构或纪实文学,而不便直接称其为报告文学。其实这类作品如《左传》《史记》等一样可以归为史传文学,或另称历史纪实,为纪实文学大类下二级分类的一种文体,与报告文学等并置。
  其二非虚构。2010年《人民文学》推出“非虚构”重点栏目。“何为‘非虚构’?一定要我们说,还真说不清。但是,我们认为,它肯定不等于一般所说的‘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我们其实不能肯定地为‘非虚构’划出界限,我们只是强烈地认为,今天的文学不能局限于那个传统的文类秩序,文学性正在向四面八方蔓延,而文学本身也应容纳多姿多彩的书写活动。”(《人民文学》2010年第2期主编留言)刊物力推非虚构,是“希望由此探索比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更为宽阔的写作,不是虚构的,但从个人到社会,从现实到历史,从微小到宏大,我们各种各样的关切和经验能在文学的书写中得到呈现”。(《人民文学》2010年第9期内容简介)我们知道《人民文学》所倡导的“非虚构”并不是一个新的文学命名,它源于美国的“非虚构小说”(Nonfiction Novel),王晖等学者在 20世纪80年代对非虚构已有介绍。《人民文学》重提非虚构其显性的意义由其“宣言”可知,是在于探索写实类作品“更为宽阔的写作”,所谓“更为宽阔”既指表达内容的广泛性,也指表达方式的多样性。
  四
  观察纪实文学、非虚构大行其道的语境,我们还应由表及里地探究问题的关键所在。在我看来,其根本是界内与界外对报告文学概念僵化与创作模式化的不满与拒绝。将报告文学与纪实文学、非虚构混为一谈,这不仅是反学理的,而且也诱使“‘报告文学的泛化’演变成了‘泛报告文学化’”,所谓“泛报告文学化”就是无限拓展报告文学的外延,“凡是以纪实、记录、非虚构的方式,反映、描写或表现某些史实、现实或事实的文学作品,均可归入”报告文学范畴。(李朝全:《报告文学的范畴泛化及创作底线》)这种泛化无疑为取消报告文学论者提供了口实,但如果报告文学能从纪实文学、非虚构等命名的“合理内核”中汲取文学性、个人亲验、多样性表达等要素,这对报告文学文体的优化应是极有意义的。已有论者敏锐发现,在新的报告文学写作系统中,“报告主体的主体性在纪实那里,变得更为隐晦和深沉,而读者对于文本的参与性,也有了由少到多的变化”,“从单方的报告到试图在作者与读者之间建立起一种对话的姿态,是现在这类写作正在发生着的一个变化,也是读者的期许,更是这种文体发展壮大的路径”(《从报告到对话》)。原先报告文学注重的是“报告”,强化的是新闻信息的传输,并且为了满足启蒙叙事等的需要,突出主体对于接受者训导的政论性。新闻性和政论性成为报告文学写作一种优先设置,由此也形成一种范式。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全媒体”的迅速发展,报告文学题材原有的新闻优势基本失去,其新闻性明显弱化;新的读者或读者新的兴趣不在接受作者的“报告”上,而更愿意通过进入作品参与和作者的对话。基于这样的情由,报告文学作家开始真正自觉的“文学地报告”了。而这正是纪实文学或是非虚构题中大意。我在这里由报告文学的关联指称推想到报告文学的新叙事策略,其理路也指向文学,祛刻意的政论化,在新闻弱化中强化叙事的“内力”。新的叙事将报告文学置于非虚构文学叙事的本身,其核心是以个人的方式再现多质的对象世界。我们所说的“无名”本旨表达了对这一文体发展的一种愿景。这里所谓的“个人方式”其义项是丰富的,重要的是个人的体验、感受,个人的思想、精神格局和个人的语言等。像梁鸿的《中国在梁庄》,作者写出的是自己“在生活”中的独特体验感受。李鸣生的《震中在人心》,在众多的汶川地震纪实中,独具思考的品格。李春雷的《木棉花开》以精彩的文学表达使宏大的政治叙事别开生面。

相关分类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10-20 18:39 , Processed in 0.23193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