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印象新疆 书画 查看内容

从木匠到世界文化名人——话说齐白石

2012-3-27 09:43| 发布者: 胡杨树| 查看: 4070| 评论: 0|原作者: 杨华方

摘要: 齐白石(1864--1957) 湖南湘潭人。著名画家。原名纯芝,号渭青,后改名璜,号白石、木居士,别号借山馆主者、白石山人、寄萍老人等。早年曾做木工,24岁始学画。曾任龙守山诗社社长、北平艺专名誉教授、中国文联委员 ...
      齐白石(1864--1957)  湖南湘潭人。著名画家。原名纯芝,号渭青,后改名璜,号白石、木居士,别号借山馆主者、白石山人、寄萍老人等。早年曾做木工,24岁始学画。曾任龙守山诗社社长、北平艺专名誉教授、中国文联委员、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文史馆研究馆员、北京中国画研究会主席、北京中国画院名誉院长。1953年中央文化部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1955年,获世界和平理事会颁发的国际和平奖。1963年被世界和平理事会推举为世界文化名人之一。出版有《白石诗草》、《白石印草》、《齐白石作品选集》、《齐白石山水画选》等多种。
 


 

 
    1956年6月,曾被徐悲鸿誉为五百年出一个的中国著名画家张大千,去西班牙拜访毕加索,第一次和第二次没有见到,第三次才见到了毕加索。毕加索知道张大千的来访目的,不说什么,从屋里搬出一捆画来。张大千一幅幅仔细欣赏,发现没有一幅是毕加索自己创作的作品,全是临摹齐白石的画。他感到不解,毕加索乃世界美术大师,怎么临摹齐白石的画?
毕加索对他说:
    “齐白石真是你们东方了不起的一位画家!……中国画师神奇呀!齐先生水墨画的鱼儿没有上色,却使人看到长河与游鱼。那墨竹与兰花更是我不能画的。”
    “谈到艺术,第一是你们的艺术,你们中国的艺术……”
    “我最不懂的,就是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
    因此,毕加索还说:“我不敢去你们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
    难以想象,这样一位世界级的艺术大师,曾经是湘潭一个大器作木匠和小器作木匠。
 
要学雕花匠
 
    齐白石8岁那年,在外祖父周雨若主持的村学中就读,半年后因家贫辍学,随后从父务农。自幼即从事牧牛、砍柴,十四岁时家里叫他学木匠,学的是大器作。
    大器作木匠,除做桌椅板凳床之类的家具,起房子时还要上梁钉楼板。湘潭还有一种木匠,叫小器作,俗称雕花匠,干的是在家具上雕花的细活。
    齐白石跟着第一个师傅干了不到半年,由于年少体弱,师傅不愿带。经家人送礼讲情,又拜了第二个师傅齐长龄。学了一年多,齐白石却提出要转学雕花匠。齐白石的父亲叫他不要好高骛远,好不容易有人愿收你为徒,怎么又要改学什么雕花匠呢?
    齐白石决心转学,是因为一次让路引起的。那一次,齐白石和师傅收工回家,路上碰见两个木工。因为田间路不宽,师傅齐长龄忙拉着齐白石让路,而且态度极其谦卑。那两个木匠对齐白石师徒的让路毫不客气,鄙夷地望了齐白石师徒一眼,很傲慢地走了过去。齐白石心里不是滋味,对师傅说,他们是木匠,我们也是木匠,为什么我们要给他们让路?我们让一下路也没什么,可他们还看人不起,好像我们是该让的。齐长龄解释说,我们做的是大器作,他们做的是小器作,是雕刻细活。他们技高一筹,我们不能与他们比,给他们让路是应该的。至于他们不客气,既然该我们让路,他们还有什么客气可讲?
    师傅的话并没有说服齐白石。后来,齐白石发现,主家做家具,如同时请了大器作和小器作的木匠,主家对小器作的木匠客气得多,吃茶要先给他们泡,吃饭也要先给他们盛,工钱也是他们的高。齐白石因此决心不再学大器作,要转学小器作。
齐白石的坚决态度,使齐长龄放弃了自己的主张,他也知道齐白石要学雕花匠没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为了齐白石,他而且去做齐白石家人的工作,劝齐白石父亲不要耽误了齐白石的前程,并表示愿意去求有名的雕花匠周之美收齐白石为徒。
    周之美感到奇怪,齐长龄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徒弟让给别人?是不是齐白石有什么问题?最后,因为齐长龄极力担保,他才答应收下,但他有话在先:如果齐白石不堪造就,他将在辞退齐白石时一并退还拜师钱。齐白石在周之美的手下学艺,认真临摹周之美给他的画谱。他的勤奋好学和刻苦精神远远超过周之美的其他徒弟。
    后来,齐白石刚刚出师,尹氏家族要重建尹氏大宗祠。尹氏家族看中了齐白石的雕花技艺,决定将宗祠的雕刻细作全部交给齐白石负责。齐白石刚出茅庐并没有惊慌,他请来师傅周之美当参谋,并大胆运用他的圆刀法,雕出许多新颖的传统故事,让尹氏家族大开眼界。
    这是齐白石出师后第一个杰作。不能不说是齐白石自信的结果。
 
知遇之恩
 
    齐白石二十多岁的时候,雕花木匠的技艺名气很大。因他学雕刻时临摹过各种画谱,会画各种各样的花鸟虫鱼和传统故事中的人物,来找他画布帐帘、布门帘、绣花鞋面等物件的不少。这天,因为他要画一块门帘,而家中房子窄小,光线阴暗,他便把画案架在禾坪上。正在聚精会神绘画时,胡沁园带着人前来向齐白石问罪。
    胡沁园是湘潭有名的绅士,能诗善画、会篆刻、会写汉隶,因此不少客户拿布来请他作画。但他是个绅士,喜欢结交朋友,又是那一带有名的文人,因而常常忙于交友应酬,致使他应允给客户们作的画不能按期交货。当他有空准备闭门谢客突击几天,将拖欠来个了断,管家却告诉他,原先已经放在这里等他作画的那些竹布,已被客户们取回去了。胡沁园命人打听,才知那些客户都是请了齐白石。胡沁园没想到有个齐白石能抢走他的生意,不禁十分生气。生气之余又感到奇怪,从没听说有个齐白石,难道他比我胡沁园画得还好?
    胡沁园带着管家来到白石铺,见齐白石正在替人作画,围观者甚多,便站在一旁观看,不由看得十分入神,看到妙处竟失声叫好,对着齐白石的画大加赞赏。齐白石知道称赞他的是胡沁园,忙向胡沁园施礼请罪。胡沁园不仅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和齐白石聊了聊,觉得齐白石极具天赋,是可造之才,只是画作尚欠功力,且缺内涵,其原因是齐白石的诗书还读得不够。胡沁园问他:“你愿不愿意读书学画?”齐白石答:“愿意倒是愿意,只是家里穷,要赚钱养家糊口,难以脱身。再一个年纪大了,怕是难有造就,学无所成。”胡沁园说:“怕什么!《三字经》里面说,‘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你正当此年龄,只要有志气,什么都学得好。我有意收你为徒,不收你的学费。你可以在我家一面读书,一面卖画养家。”
    齐白石听了,立即向胡沁园鞠躬行礼。齐白石去了胡家,“烧松烟以夜读,步落月而晨吟”,潜心钻研诗词书画。胡沁园是书香门第,教育子侄外甥和家人不得对齐白石有任何怠慢、冷落,又叫管家给齐家送去钱米挤济,让齐白石安心在他家学诗学画。
    不久后,齐白石有了名号,胡沁园便四处推荐齐白石的画,把他的画卖得钱后,解决齐白石的后顾之忧,以便他安心学文习画。齐白石深感胡沁园的知遇之恩,在胡沁园和他的文友陈作埙的指导下,学习诗书画艺,技艺与日俱进。
    胡沁园的知遇之恩,齐白石铭记在心,他怀着对恩师的崇敬之心,为胡沁园画了一幅肖像图。齐白石笔下的恩师,是一位慈祥和蔼充满智慧的老人。齐白石后离开家乡,与胡沁园常有诗书画来往。1914年5月22日,被齐白石称为“半为知己半为师”的胡沁园不幸逝世。噩耗传来,齐白石失声恸哭。他参照旧稿,画了20多幅为恩师生前赏识过的画,并亲手裱好,拿到胡沁园灵前焚化,还作了14首七绝、1篇祭文和1副挽联,表达对恩师的深切哀悼。挽联写道:“诱我费尽殷勤,衣钵信真传,三绝不愁知己少;负公尤为期望,功名应无分,一生长笑折腰卑。”
    胡沁园三个字,与齐白石人生艺术转折的重要时期紧紧联系在一起。胡沁园爱惜人才,无私地为造就人才创造条件,提供方便,把齐白石引上艺术之路。如果不是胡沁园苦口婆心劝齐白石学诗学画,已经二十七岁的齐白石,可能就只满足于以雕花技艺养家糊口。齐白石也不可能最终成为世界文化名人。齐白石成为画坛一代宗师后,如果胡沁园不是齐白石的恩师,今天又有几个人知道胡沁园?!
 
山野村夫之印
 
    31岁的齐白石被诗友们推选为龙山诗社社长,向他求画的多起来。一天,齐白石正在裱画,胡沁园来了,他看到那幅画很满意,觉得题词落款也好,但总感到这幅画中还缺点什么,就问:“濒生,你怎么不落印呢?不要以为只要把画画好就是好作品,印在每幅画中能起关键作用,中国画是以诗书画印为一体的姐妹艺术,印在艺术中也是一个门类,学问深着呢!”后来,胡沁园送给齐白石几方寿山石,要他去陈家垅找长沙来的那位刻印的名家丁可钧刻方印自备。齐白石把寿山石送去时,丁可钧爱理不理,齐白石把石头放在刻桌上就走了。第二天他去接章,连叫三声“丁师傅”也不见答话,齐白石气了,大声叫了一下,丁才回过头,把那方寿山石往齐白石身上一扔,说:“拿回去磨平再来。”齐白石为这方石磨磨送送已是5次了,他再也忍不住,一气之下把石章拿了回去。晚上,他用修脚刀自刻一方印,叫“死不休”闲印章。
    齐白石很爱诗,作画从学诗开始,从学诗中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培养自己的想象力和创作力。齐白石在胡沁园家攻读唐诗,不到半年就把《唐诗三百首》背得滚瓜烂熟。又过了两个月,他读了《子》、《春秋》,然后攻读唐宋八大家的作品。齐白石在胡家日夜吟诗作画,进步神速。后来,齐白石曾自称在诗书画印中其“诗第一”。
    湘潭刻印名家黎铁安在别人家看见齐白石雕刻的家具,爱不释手,欲请齐白石为他雕刻一套家具,但此时齐白石已不做雕花匠了。黎铁安便拜托胡沁园为其牵线搭桥。胡沁园知黎铁安治印有相当功底,极力撮合齐白石与黎铁安相见。谁知二人一见如故,黎铁安邀齐白石去他家,齐白石马上答应。齐白石白天重操旧业为黎家雕家具,晚上则向黎铁安请教刻印技艺。
    黎铁安不知道齐白石的刻印水平已达到什么程度,让齐白石刻一印章,以判断齐白石的刻印水平。齐白石很熟练地刻好了一枚印章,这枚印章显露出来的技艺水平使黎铁安大为惊讶,赞叹不已。黎铁安也使出他刻印的最高水平,刻了一枚印章,与齐白石的技艺各有所长。于是,黎铁安与齐白石互教互学,互相切磋,互相促进。
    有一天,两广总督谭仲鳞的大公子谭延闿,慕名前来湘潭请黎铁安刻十二方印。黎铁安说,有个齐白石比自己刻得更好。谭延闿同意叫齐白石刻。齐白石不敢怠慢,精心设计雕刻,十二方印显示了齐白石相当的功力。黎铁安看见十二枚印所展示的高超技艺赞不绝口。黎铁安将印交给谭延闿后,谭延闿当时看后也很高兴,并将刻印润格交给黎铁安。黎铁安将润格悉数转交给齐白石。
    因为那几方印章刻得好,谭延闿越看越高兴,逢人便拿出来炫耀。这日,有个雅士魏子斌来访。谭延闿认为魏子斌是长沙的刻印名家,便把印拿出来一同欣赏。魏子斌见是齐白石所刻,马上露出鄙夷的神色,说:“这个齐白石,不过是个山野村夫,无名之辈。几年前,他还求我给他刻印。我当时没有理他。我怎么有闲工给他刻印?想不到,今天他竟给您刻起印来了。这印没有一点章法,布局吗,你看,零乱不堪。这是什么刀法?没有功力,更不说什么艺术价值了。您是个有识之士,收藏这山野村夫之印,岂不有失脸面?!”
    谭延闿对印没有很深的研究,而魏子斌又是当时长沙叫得响的刻印名家,魏子斌说不好,收着这东西又有什么用呢!他便把齐白石刻的十二方石印全部交给魏子斌,说:“既然这印刻得不好,你拿去帮我磨平重刻。”
    黎铁安听说谭延闿将齐白石所刻之印交给魏子斌,唯恐这十二方佳印被毁,跑到谭延闿家,力陈齐白石之印乃艺术佳品,劝谭延闿取回这十二方佳印。不料谭延闿不听他的分辩,反埋怨黎铁安不该推荐齐白石为他刻印。黎铁安又赶去找魏子斌。但魏子斌已将十二方印章重新磨平另刻了。
齐白石闻知此事后,既为自己的受辱而愤愤不平,更为黎铁安的重才惜物而感动。不管世人对齐白石的作品是褒是贬,齐白石还是心平气和安慰黎铁安,算啦,不要与无知的小人计较。
    一日,谭延闿听说盐商李员外得一佳作,有人出千两银子他也不愿出让,便相邀魏子斌一同前往观看。没想到这组画就是齐白石所作的“南岳全景图”。魏子斌一见又是齐白石所画,大肆贬低齐白石及“南岳全景图”,说:“此画作者齐白石,毫无名气,不过是一个山野村夫,他的画怎能值一千两?!”谭延闿一听,也跟着附和。
    这时,胡沁园和王闿运陪着两广总督谭仲鳞也来看画。这几个人物对画均赞不绝口。王闿运是有名的文学家,看了齐白石的画后,感叹说:“这木匠齐白石也是非常好学,就是不愿做我的门生。”胡沁园说:“不是齐白石不愿拜你为师,是你的门槛太高,他怕进不了你的门。” 王闿运说:“那你对他说,他若能做我的门生,我会以此为幸。我的门生中有个铜匠曾招吉,有个铁匠张登寿,再收他这个木匠齐白石,岂不是三匠了么!”胡沁园笑着说:“你想得好,你门下有个铜匠、铁匠,再收个木匠,王氏门下三匠,那不就是文坛佳话了!”
    谭延闿的父亲谭仲鳞见几位名家对齐白石的画都赞赏不绝,愿出二千两银子买下。李员外还是不忍割爱。李员外说:“谭总督实在喜欢,何不叫胡沁园先生对齐白石说说,再画一幅。”胡沁园说:“此事恐难以做到。”谭仲鳞说:“齐白石是你的门生,你说一说,怎么会做不到呢?”胡沁园说:“若是别人找我,我可以对齐白石去说。但你们谭家看不起我的门生,把齐白石刻的石印都磨平了,我哪敢再叫他给您作画!”
    谭仲鳞问谭延闿是怎么回事。谭延闿十分后悔地将前因后果告诉父亲。谭仲鳞因儿子谭延闿磨掉齐白石的印一事,觉得对不起齐白石,不好意思再提请齐白石画画的事,并觉得儿子结交所谓的“文人墨客”,为贬低他人抬高自己,不惜将真正的艺术珍品毁灭,显得大扫脸面,当众把谭延闿大骂一顿,并叫他去湘潭“借山吟馆”向齐白石道歉。
    其实,齐白石刻印是有相当的功底。他初学丁黄的浙派,后见《二金蝶堂印谱》,心追神往,亦步亦趋。后又取汉隶碑的篆法,借赵的章法,努力摆脱模仿。他不断开创自己的篆刻新路,又参以秦权量铭文的意趣,不断锤炼,完善了自己大刀阔斧、直率雄健的篆刻风格。齐白石的字法从治印入手,印文常不合于“六书”的篆体,甚至以僻字、俗字入印,自我作古。这在当时一方面是受《康熙字典》之影响,另一方面是齐白石将自然质朴的民间文化带入篆刻创作的重要体现。他的刀法受赵之谦“丁文蔚”印冲刀直入的启示,加之其木匠出身的腕力用刀如锥凿、猛烈强悍、激越痛快。他用刀遵从古法,以书法的中锋用笔用刀在石面上书写,用刀的深浅决定了线条的粗细,线条一面光洁另一面则自然斑驳有如其书法用笔中自然的提按。这与后学者用侧刀故意做出一面斑驳的痕迹是有本质区别的,也是他人无法模仿和企及的。正是由于齐白石独特的字法和刀法,才形成了其疏密有致、收放自然、变化多端的章法。齐白石的这些创新艺术,是魏子斌之流所不能识也不愿认可的。
    谭延闿来到湘潭白石铺“借山吟馆”,对自己不识货,向齐白石深表歉意。言谈中,谭延闿对齐白石说,其父对他的作品爱不释手,不知齐白石能否重新给他刻印。
齐白石见谭延闿诚恳上门,觉得谭延闿与魏子斌之流不同,不计前嫌,答应重刻,使谭延闿感叹不已。
    齐白石虽是大人有大量,给谭延闿重刻了,但那被磨掉的十二方“山野村夫之印”,却是永远无法再现了。这令我们对那些狗眼看人低之类的小人,不由更是恨之入骨。
 
吃俸禄与受磨难
 
    1899年10月,胡沁园以为齐白石不拜王闿运为师,是因为顾虑自己是齐白石的老师,不便改投门庭,便与齐白石促膝长谈,说王闿运多次表示想收你为门生,你何不拜他为师?他在那种场合一言九鼎,极力称赞你,可见对你器重之极。经过胡沁园的力劝,齐白石深感胡沁园的一片苦心,终于去拜了王闿运为师,学习诗文。
    通过王闿运的指教,齐白石的诗文大有进步,其诗清新、质朴、自然,别具一格,与其画、书、印被称为“四绝”。
    王闿运勉励齐白石既要读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以开阔视野,实地观察,方能得其中之真谛,古人云:得江山之助,即此意也。齐白石深受启迪。于是有了著名的五出五归。
    1902年至1908年,对齐白石来说是重要的7年。齐白石在而立之年完成了读万卷书,而“行万里路”是这7年中。这年10月,齐白石收到在西安做官的诗友夏午诒来信及寄来的盘缠和润格,邀请他去西安教其夫人作画。齐白石便辞家出行,一路游览作画,直至抵达西安夏府。齐白石听夏午诒说,西安臬台樊樊山是南北闻名的大诗人,且藏有多幅古画,值得一交,便前去拜访。齐白石取出他的石印和画作请樊樊山观看,樊樊山看后赞不绝口,并亲笔为齐白石写下润格标准,还派轿子送齐白石到各处古迹游览。这7年间,齐白石学习文人画特别是文人山水画,临摹后进入自然真景中进行印证将所学化为已用。在自己的足迹踏遍华山、庐山、嵩山、蜀山、巫峡、阳朔、长江、黄河、珠江、洞庭这些名山大川之后,齐白石的艺术境界明显地提高了。
    齐白石在西安时,深得西安臬台樊樊山器重。夏午诒劝齐白石趁机向樊樊山求个一官半职。齐白石不愿为官,拒绝了夏午诒的好意。樊樊山见齐白石拒绝当官,对他更加欣赏,极力劝齐白石去北京。到了北京,樊樊山带着齐白石的画、印等作品,进宫去见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对齐白石的画、印也很欣赏,表示可以让齐白石当宫廷六品画师。樊樊山喜孜孜地从宫廷出来,要将慈禧太后的圣谕告之齐白石,却不见齐白石,只见到齐白石留下一封书信。原来齐白石不想为官,更不愿当宫廷画师,听说樊樊山进宫向慈禧太后推荐自己,忙留下一封书信,不辞而别了。
    齐白石放弃了升官发财吃俸禄的日子,却迎来了生活艰难的日子。1917年间,因政局动荡不安,北洋驻军与湖南省已独立的部队互相火并,附近土匪趁机蜂起,专抢富裕人家。齐白石觉得无法在湘潭安居作画,将他的生活现状写信告之在北京的友人夏午诒和杨度等人。友人们及时回信,均劝他前往北京以避乡乱。
    齐白石再次辞家上京,寄居在北平夏午诒家。不久又逢张勋复辟之变,战事又起,北平大乱。齐白石又随同夏午诒一家又逃往天津,直待北平安定之后,才返回借居在法源寺。
    衍法寺的住持瑞光和尚在法源寺见到了齐白石,起初他并不知齐白石是什么人,也没将齐白石放在眼里,甚至认为齐白石也是市俗小人,不该住在宝刹,沾污圣地,要将他加以驱逐。当他无意中看到齐白石画的一幅光秃秃没一根松针的奇特松树图,才改变了看法。这幅松树图是齐白石感时愤世之作,上题诗“安得老天怜此树,风雨雷电一齐来”,这诗让瑞光和尚对齐白石更是刮目相看。当他进一步目睹了齐白石在诗书画印诸方面的技艺之后,对齐白石更是倍加敬重。齐白石得知瑞光曾以一幅《寒碧登高图》而饮誉京华,便向他请教切磋。两人在艺术上旨趣相似,推心置腹,十分投机。
    齐白石与琉璃厂南纸店联系之后,送去了书画样品,挂起了卖画刻印的润例,开始了卖画生涯。但是,当时的北平艺术领域和政治领域一样,保守和反动势力极为嚣张。他们对齐白石的作品横加指责,极力诋毁。顾客们将他们奉为权威,不再买齐白石的作品。瑞光经过此地,见状极为愤怒。但南纸店老板与顾客们却信奉权威,反而视瑞光为疯癫。
    齐白石得知此事后,对瑞光的仗义执言尤为感谢,当即画了一幅画,上题“人骂我我也骂人”。瑞光会心而笑,提出要拜齐白石为师。齐白石大出意外,深为感动,收其为门生,并以“二怪”自许,表示决不向保守势力屈服。
    慈禧太后让齐白石当宫廷六品画师,那个六品画师,比七品的县官还要高一品。初入宫为六品,若是依了慈禧太后心意,还是可以升的。官是有权有势的,倘若齐白石为官了,后来就不会遇上这么多艰难。
    齐白石不愿做宫廷画师,选择了艰难,留在生活中,留在百姓中。艰难成就了齐白石。
    若齐白石当年做了宫廷画师,他为慈禧画像应该是画得很好的,宫廷多一个画官,但中国美术界就会少了个一代宗师。而宫廷中至今有几个画师为世人知晓?而齐白石的作品令世人称颂,他的不愿为官也升格了他的人品,优化了他的画艺。
 
捧场戏
 
    1919年,齐白石举家迁往北京,在那里卖画治印为生。此时,齐白石结识了陈师曾。两人的关系后来被人概括为“没有陈师曾就没有齐白石,没有齐白石也就没有陈师曾。”
    齐白石喜欢看戏,夏午诒请他看梅兰芳的《贵妃醉酒》。齐白石看着戏,对梅兰芳的演出大为赞赏,夏午诒这才告诉齐白石,今天的戏票是梅兰芳特意送来的,因为仰慕齐白石,梅兰芳很想拜访齐白石。齐白石说,梅兰芳的戏演得这么好,应该我去拜访梅兰芳。
    梅兰芳知道后,很是高兴,请夏午诒去接齐白石到家中做客。齐白石一到梅兰芳家,被他家的特大型牵牛花吸引了。他观赏了许久后,又与梅兰芳一起讨论艺术,十分投机。齐白石要画画赠与梅兰芳,梅兰芳赶紧理纸、磨墨。磨墨时,他还为齐白石清唱,画毕,还拜齐白石为师。齐白石归家后,趁兴画出特大型牵牛花图。
    北京艺专学生方舟听陈师曾极力推崇齐白石,前来一见,并请齐白石画蚊。齐白石也不推辞,当即提笔画出蚊虫,却又说道:“蚊子是吸人血,不是好东西,不能让它偷活在我的手中,让蛙把它吃掉吧!”旋即又画只青蛙吃蚊,题为《蛙蚊图》。方舟不禁拍案叫绝,衷心钦佩。但是,方舟看到齐白石画的特大型牵牛花图却不以为然。齐白石也不解释,却领着方舟等人出门,叫了一辆洋车,一齐坐车到梅兰芳的家里,让他们观看那活生生开放着的特大型牵牛花。方舟顿时明白是自己错了,当即向齐白石道歉。陈师曾这才告诉他们:齐白石从来不画没看过的东西,他的作品都是来自生活。
    齐白石和梅兰芳经常往来,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天,齐白石接到请柬,去参加一个富豪人家的婚宴。他接往常一样穿得十分朴素,独自前去,宴会上没人认识他,而且人们一看他的穿着,都瞧不起他。任他坐在一角落里。齐白石对世人只认衣冠不认人非常反感,后悔不该来,愤而站起来准备离去。恰在此时,梅兰芳来到,主人与宾客们顿似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梅兰芳。梅兰芳一眼看见了齐白石,忙拨开众人,恭恭敬敬地上前向齐白石施礼,齐白石顿时成了中心人物,引起满堂惊讶。
    著名画家陈师曾送画到南纸店,无意中看到被老板撤下来的齐白石的作品,顿觉眼前一亮,如同发现了奇珍异宝,大加称赞。陈师曾打听到齐白石的住址,前来拜访。齐白石对名动朝野的陈师曾极表敬重,取出自己的《借山图卷》,请他赏鉴。陈师曾仔细披览,表示叹服,当即题诗赞许。两人一见如故,结成莫逆之交。陈师曾劝齐白石自创风格,不必求媚世俗,使齐白石萌生了变法的念头。 
    陈师曾对齐白石进行了多次鼓励和指引。齐白石以十年功夫进行衰年变法。变法之后,作品焕然一新。他的大写意花鸟方始元气淋漓,一派化机。齐白石的衰年变法,也可视作是20世纪初中国画界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成功典范。 
齐白石不拘一格,将少小时所用之物,如柴耙、小锄、担粪等等,一一画出来。陈师曾大为叫好,并带着这些画去参加北平美术协会的会议,批评美协不应该拒绝齐白石的参加。陈师曾接到日本画家来函,邀请他参加中日绘画联合展览会。他马上找到齐白石,请其多画一些画,由他带往日本展览,让日本人欣赏到中国真正的艺术品。齐白石很高兴地答应了,并按照新创的风格精心作画。因为事关国家民族的声誉,他画得一丝不苟,尽情展现自己变法的成果。
    李不凡与周卓然得知陈师曾要去日本参加画展,向陈师曾推荐他们推崇的作品,也包括他们自己的作品。但是,陈师曾却对那些毫无新意,纯粹摹仿古人之作的作品嗤之以鼻。李不凡与周卓然没有达到目的,不禁大怒,斥责陈师曾有眼无珠,带齐白石的作品去日参展,是败坏北平乃至中华画坛的声誉。陈师曾冷静异常,瞧着他们冷笑不止。
    齐白石在绘画艺术上受陈师曾影响甚大,他同时吸取吴昌硕之长。齐白石的画,反对不切实际的空想,他经常注意花、鸟、虫、鱼的特点,揣摩它们的精神。他说:为万虫写照,为百鸟张神,要自己画出自己的面目。他的题句非常诙谐巧妙,他画的两只小鸡争夺一条小虫,题曰;“他日相呼”。一幅《棉花图》题曰:“花开天下暖,花落天下寒”。《不倒翁图》题“秋扇摇摇两面白,官袍楚楚通身黑。”其篆刻,初学丁敬、黄小松,后仿赵撝叔,并取法汉印;见《祀三公山碑》、《天发神谶碑》,篆法一变再变,印风雄奇恣肆,为近现代印风嬗变期代表人物。 其书法,广临碑帖,历宗何绍基、李北海、金冬心、郑板桥诸家,尤以篆、行书见长。诗不求工,无意唐宋,师法自然,书写性灵,别具一格。其画印书诗,人称四绝。一生勤奋,砚耕不辍,自食其力,品行高洁,尤具民族气节。
    陈师曾从日本归来,告之齐白石在日本的画展大获成功,齐白石的画以每张高出国内一百多倍的价格被抢购一空。同时,日本人又专门来拍摄陈师曾与齐白石的电影纪录片。接着,法国巴黎又举办了陈师曾与齐白石的画展。齐白石从此名声大振。
    江山要有名人捧,名人也要名人抬。梅兰芳演出一场极具风采的捧场戏,使齐白石由一个被冷落的客人成为主角。陈师曾演的捧场戏,乃是跨国的捧场戏,他在这出戏里,让国外艺术界认识了中国的齐白石,把齐白石捧成了中国画坛的一代宗师。
 
要留真迹
 
    齐白石名扬天下后,琉璃厂一带的南纸店、古玩店等处有许多外国人都来指名要买齐白石的画,而且争着抢购。老板见有利可图,纷纷来到齐白石的家里订画,并且争相认购,互相抬价,使齐白石的润例一升再升,与此前齐白石的画无人问津,形成强烈对比。齐白石的画在德国展览大获成功,齐白石更是身价百倍,由门可罗雀变成了门庭若市。中外美术史家评论中国的画家自清代以后,一味走“四王”的路子,以临摹为唯一宗旨,使传统的中国绘画艺术走进了死胡同;而齐白石的画让人耳目一新,为之倾倒,表明中国的绘画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纪。
    在巨大的成功时,齐白石却出人意外地在盛夏身穿皮马褂,手拿白折扇走进了照相馆,照了一张奇怪的相,并题诗曰:“挥扇可以消暑,着裘可以御寒,二者须日日防,任世人笑我癫狂”。以此表明他在声名大噪之时的冷静。
    有个画坛混混叫胡成仁,见齐白石的画如此值钱,十分眼红,想起自己曾潜入齐白石的家中,却没有偷上几张画,更是后悔。此时,齐白石又搬了家,由三道栅栏搬到了跨车胡同十五号,并请人将北屋前面走廊用铁丝装起栅栏,号称“铁屋”。胡成仁与其他宵小之辈无法下手。
    胡成仁见周卓然不能成名而偷偷临摹齐白石的画,萌生伪造齐白石假画赚钱的想法,说服周卓然以此来打击齐白石的成功。周卓然见一举两得,答应制造假画。胡成仁马上仿刻齐白石印章。
    齐白石正忙于出版《白石诗草》诗词集,梅兰芳前来探望,并告诉齐白石,他在友人家中看到一幅齐白石的新作《春耕图》,颇有些特别之处,以为是齐白石的创新。齐白石否认画过那样的画。梅兰芳又以为一定是齐白石的作品数量多,一时忘记了。齐白石查阅日记,证实确未画过那张画,便与梅兰芳同去其友人家里观看,证明确是一张假画。这时,齐白石已是60多岁的老人,得知这幅画是花重金买的,说:“不能无端让人受损啊!我送他一幅《春耕图》。”齐白石提笔画了一幅,请梅兰芳转交,并幽默地说:“假画我就收下了。看来,我的画只有从我屋子里拿出去才不会是假的了。”
    又一天,学生李苦禅对他说:“昨天我在画店里看到一幅《蔬香图》,笔墨非凡,但题款的字不大像您的。”
    齐白石到了画店,看了好久,心里不免称奇。这伪画笔力不凡,技艺十分到家。便问老板标价多少,老板说要8000块。齐白石说:“卖给我,3000。” 老板说:“3000,开玩笑,名家名画是不二价。”齐白石说:“你这是假画。”老板说:“你怎么知道是假画?” 李苦禅忍不住道:“他就是齐白石。”
    老板惊呆了:“我是从市场上用3500块收购进来的,这下我可亏了!” 齐白石说:“那我就用3500块买了这幅假画,如何?” 老板被齐白石的真情深深地感动了,没想到这位老画家的胸襟是这样的宽广,面向齐白石感恩不尽。齐白石说:“不要谢了,留得真迹在人间,这是我的责任。”
 
幽默与傲骨
 
    齐白石所画的虾是非常有名的。他笔下的虾,活泼生动,就像正在水中游动着一样,一节节的虾身透明而富有弹性,长长的虾须和两只虾螯也好像在不停地摆动着。而且,有的人可能还不知道,这一只只活灵活现的水墨虾,在齐白石的笔下不到一分钟便能画一只。后来有不少人学齐白石画虾,但这份功力都是望尘莫及。
    吕宜园自幼喜爱书画,上大学时,对齐白石就非常仰慕。上世纪40年代中期,吕宜园住在北京石驸马大街,距离齐白石所住的跨车胡同很近。有一天,吕宜园随齐白石的同乡应邀到齐宅小酌,受到了主人的热情接待。吃完饭,吕宜园开口向齐白石讨要一张画,老人很爽快地答应了。齐白石凝神定气,濡染大笔,饱蘸西洋红,先画了两个大桃子,再换笔蘸墨,很快画好了桃枝。只见桃大如斗,鲜艳圆润,非常饱满地悬挂于枝头,吕宜园顿时大喜,连连感谢齐白石慷慨赠画,道:“久闻齐先生画虾精妙,可惜我没见过,殊为遗憾,只是今天先生太累了,我不敢再麻烦了。”齐白石也不答话,又拿出一张纸,抄起大笔,让笔尖向左,笔头与桌面大概呈40度角,用力一按,纸上便现出了一个极淡的圆点,他又随手在圆点的右下角补了一笔,并在两侧各点了一下,握着笔,一节套一节,以向上隆起的形状画了六节虾的身子,再趁势向前一拉,又侧着笔上下两抹,就画好了虾尾,接着添上足和螯,然后用更浓的墨画上虾眼,又在背部点了一下。至此,虾的主体就画完了。齐白石换成小笔,从虾头的前部向后撇了几条长须,一个大虾就画好了,前后不到一分钟。
    又有一次,吕宜园去跨车胡同拜访齐白石,把自己一个弟子的疑惑告诉老人,正在画虾的齐白石当即把纸一翻,在纸的另一面画了一只头朝左的虾,再翻过来,虾头就朝右了。两人相视而笑,齐白石的敏捷思维和幽默给吕宜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27年,声名鹊起的白石老人开始任教于北京艺术专科学校,学校更名为北平艺术学院后,他被民国史上最年轻的美院校长林风眠聘为教授,专职教授花鸟,在校极受尊敬。任教期间有借山吟馆诗草及齐白石印谱刊行于世,1933年,渐老渐熟的齐白石完全确立起自己的画坛地位,又有白石老人画选二集、三百石印斋纪事九册陆续出版。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又占领了北平。齐白石辞去教职,深居简出,以诗画自娱,致力于对秦汉印的研究。梅兰芳蓄须罢演,齐白石和梅兰芳一唱一和,坚持闭门不出,并在门口贴出告示,上书:“中外官长要买白石之画者,用代表人可矣,不必亲驾到门,从来官不入民家,官入民家,主人不利,谨此告知,恕不接见。”齐白石还嫌不够,又画了一幅画来表明自己的心迹。画面很特殊,一般人画翡翠鸟时,都让它站在石头或荷径上,窥伺着水面上的鱼儿;齐白石却一反常态,不去画水面上的鲟鱼,而画深水中的虾,并在画上题字:“从来画翡翠者必画鱼,余独画虾,虾不浮,翡翠奈何?”齐白石闭门谢客,自喻为虾,并把汉奸与日本人比作翡翠,意义深藏,发人深思。
    沦陷时期,国立艺专聘他为教授,他在装聘书的信封上写下:“齐白石死了”,原信退回。
北平伪警司令宣铁吾过生日,硬邀请齐白石赴宴作画。齐白石无奈,来到宴会上,铺纸挥洒。转眼之间,一只水墨螃蟹跃然纸上。众人赞不绝口,宣铁吾也喜形于色。不料,齐白石笔锋轻轻一挥,在画上题了一行字:“看你横行到几时”,后书:“铁吾将军”,然后拂袖而去。
    一个汉奸求画,齐白石画了一个涂着白鼻子,头戴乌纱帽的不倒翁,上题一诗:乌纱白扇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将妆忽然来打破,浑身何处有心肝?
    日本投降后,齐白石重又活跃起来。1946年,齐白石赴南京上海等地举办个展,遇上了莫逆挚友徐悲鸿。其时徐已应聘而为北平艺专校长,他对齐白石深厚的写意状物功力青睐有加,顾及到教授传统中国画时的特殊性,遂将老友招至麾下。齐白石受聘任北平艺专名誉教授,又执起了教鞭。
    齐白石的画品和人品,齐白石的铮铮傲骨,受到国人的赞誉和称颂。1949年新中国成立,85岁的齐白石当选为中国文联委员、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委员。1952年又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文史馆研究馆员、北京中国画研究会主席、北京中国画院名誉院长。1953年,文化部授予齐白石“人民艺术家”称号。1955年,获世界和平理事会颁发的国际和平奖。1963年,已逝世的齐白石被世界和平理事会推举为世界文化名人。同年,我国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世界文化名人—齐白石诞生100周年纪念展览会。
 
2010年8月1日
 
 
齐白石主要作品集
 
《蛙声十里出山泉》、《古树归鸦》、《逋蝶》、《罗浮觅句图》、《借山吟馆诗草》、《白石诗草》、《白石印草》、《白石老人自传》、《齐白石全集》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10-18 22:50 , Processed in 0.18635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