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民族文学 散文 查看内容

父亲难以忘记的故事

2012-3-13 22:49| 发布者: 扑朔迷离| 查看: 2140| 评论: 0|原作者: 玛依拉.吾布哈生|来自: 随笔

     父亲难以忘记的故事

 

(随笔)

玛依拉.吾布哈生

在我儿时的记忆力,父亲不但酗酒,而且烟瘾很大。我常看见我家那个唯一的破旧桌子上面厚厚的叠放着发黄的旧报纸。父亲把旧报纸剪成卷烟纸,整齐的放在桌子的一边。一有时间,他就把用手捻碎了的烟叶放在烟纸上一下子卷好多烟卷,他卷的烟卷就跟他的大拇指那么粗。

在那个年代,我们家只有两间破屋,吃过晚饭我们姊妹挤在不太大的饭桌边在石油灯微弱的光线下做作业。父亲坐在土炕上背靠着墙,低着头一支接着一支吧嗒、吧嗒地抽起烟来。从他嘴里飘出来的灰不溜秋的烟雾,弥漫在这间破旧的小屋子里,屋内的光线变得更加昏暗。烟的辣味儿呛的我们不停地咳嗽。可是父亲仍然不在乎这些,他不停地抽烟也不停地讲述着他那讲了无数遍的故事。

“唉,我怎么就少算了十六元呢?唉,当时我真糊涂。其实我没有贪污,难道我会贪污一个工人的十六元吗?我知道那些工人也很难呀……”每当父亲讲述这个心酸的故事的时候,一连串泪水从父亲痛楚的脸颊上无声的流下。那时候我们姊妹几个都还很小,对父亲讲的故事似懂非懂,所以就放下铅笔呆呆地望着父亲忧伤的眼睛和痛苦的面孔,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虽然我不怎么懂父亲的故事,但我意识到,这个故事扭转了我们全家人的命运。

因为父亲是独生子,他们家几代单传,到了父亲才有了子孙满堂的福气。因此父亲特别的疼爱我们,从来也不强求让我们干我们自己不愿意干的事情。虽然我们家很贫穷,可是父亲尽自己的一切努力供我们上学。他常说,我没能让你们在城市里受到更好的教育,无论如何你们也不能成为文盲。随着岁月的流失,我们都长大成人了,都有了自己的家。在农村而言,我们姊妹九个都有文化,而且都有作为,对父母也很孝顺。我们经常带着自己的孩子回家的时候,父亲还是忘不了给我们讲他的那个故事,不过很多时候他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怎么就少算了十六元呢?难道我会贪污那个工人的十六元吗?那个年代十六元对一个工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哇,那是他一个月养家糊口的钱呀?人那永远都不会知道明天和意外那个会先来。”父亲一声声哀怨无奈的叹息着,他的脸上挂着让人心酸的清泪。

有时候,父亲偶尔讲起,他也做过一些大事。遗憾的是在他的一生中,辉煌时那么的短暂,苦楚和无奈多得多。

父亲越来越老了,身体也不如往年了,隔三差五的病卧在床。一天,我接到弟弟父亲病重的电话,就过来看父亲。父亲卧在被子里,显得那样的苍老。

“爸,”我叫了一声,父亲傻傻地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嗄哑着嗓子说:

“你还知道回来呀!”我上去抱了一下他说:“爸,我不是刚来几天吗? 你怎么忘了呢?”父亲的脸上又有了一种孩子似的笑容。

“真的吗? 你回去上课去吧,那些学生在等着你呢。我老了,死神在向我招手呢。”父亲的表情变得木讷,眼神变得迟钝、浑浊,动作迟缓。他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他糊涂起来连我们姊妹几个都记不起来。我知道父亲已经是老年痴呆记忆模糊了,可是老年痴呆症也没有使他忘记那个故事。

弟弟就那么轻轻地抱着他去方便,就像抱个小孩似的,父亲的手紧紧勾着弟弟,弟弟望着我说:

“爸已经成了皮包骨,都不到60斤了,爸身上的骨头都硌疼我了。”父亲望着弟弟,呆滞的眼睛有些湿润。此时此刻,我的目光停留在父亲的脸上,仿佛看到了刻在他脸上将近一个世纪的风霜,还有他那个一辈子烙在记忆里的故事带来的沧桑。我的心好痛,泪大颗大颗的从脸上跌落。

父亲看见我们姊妹几个都回来了,好像清醒了许多。他坐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摸索着从枕头底下取出一张报纸仔细地读了起来。我挨着父亲坐了下来,很惊讶地看着父亲还能看得清和读得懂报纸上的字。

就在这时,父亲慢慢地抬起头,望着我说:“那时候,我就给一个工人少算了十六元工资而已,我不是故意的,那是什么年代呀,十六元就给我定了贪污罪……”他的语气缓慢吃力,声音苍老而执着。我总认为,有些痛苦是暂时的,无情的时间会轻轻的抹去。看来我想错了,其实有些痛苦是要跟随人一辈子的。对父亲而言,这就是跟随他一辈子的痛苦,是他终身挥之不去的阴影。我鼻子有些酸,眼眶有些湿。父亲颤抖着声音又说:

“我老了,记心太差了,过去的一切我都记不起来了,唯独这事我想起来就揪心。十六元啊, 毁了我的一生,让你们也跟着我受了不少的苦,我愧疚于你们啊……这事儿,我恐怕带到坟墓里去了。”父亲呆呆地望着窗外。过了一会儿他用无名指点着报纸说:“你看看这报纸上说的这个官儿贪污了多少啊,那时候我给一个工人少算了十六元就成了我一生的污点……”我看了看报纸,才恍然大悟,原来父亲在看一起受贿贪污案。

“爸爸,你不要责备那个年代,我们经历的每一个年代都不是完美的,都存在着美好的一面和缺陷、不足的一面……”我一边安慰着父亲,一边绞尽脑汁的想着父亲一生中最光辉的一页。哦,对了我想起来了,那枚勋章。我把勋章挂在父亲的脖子上,对他说:

“爸爸,你看这枚勋章,其实你也很了不起的,在解放战争中你立了功,前不久,政府给你不是颁发了这枚勋章吗?这证明你的一生也有过辉煌,你应该为此而骄傲才行。父亲摸着挂在胸前的勋章,好像一股暖流遍布了他的全身,激动和喜悦的泪水竟直淌下来。我坐在父亲身边默默的陪伴着他,直到从窗户射进来的最后一缕夕阳带着父亲难以忘记的故事渐渐隐去。


相关分类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4-29 11:35 , Processed in 0.22088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