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疆作家网 首页 原创文学 评论 查看内容

文学朝圣路上洇湿的脚印

2011-12-5 17:40| 发布者: 花儿别样红| 查看: 718| 评论: 0|原作者: 王琦|来自: 王琦

摘要: 日前,新疆克拉玛依职业技术学院的张良英老师收到了《小说选刊》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的获奖通知书。老师的小小说《老剃头与小剃头》斩获优秀作品小小说类一等奖。为老师高兴祝贺之余,想起他从“盲流”到工程师,再到 ...
文学评论

日前,新疆克拉玛依职业技术学院的张良英老师收到了《小说选刊》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的获奖通知书。老师的小小说老剃头与小剃头 斩获优秀作品小小说类一等。为老师高兴祝贺之余,想起他从“盲流”到工程师,再到作家,几十年笔耕不辍的文学追求,不由肃然起敬。

             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张良英的名字以前多次在报纸见过,起初当做是女性,文章温暖、委婉、清新。后来在翔兮网不断看到老师的文章,才知道是一位年逾七十的老先生。不时听谢耀德说起老师对文学的勤奋创作和执着追求,言语中充满敬佩。常把老师的文章发给我学习提高,《小人物的抗争》、《居家过日子》、《收破烂的老人》等朴实真挚描写身边人物和生活感悟的文章走进我的心里。老师对普通劳动者的描写深刻细腻,充满了悲悯情怀,深深打动着我。对生活中常见的一些细节,别人可能忽略了,《擦玻璃的女人》、《草地上摔倒的小女孩》让我看到老师柔软善良的内心。想见老师向他讨教的愿望,越来越强烈,直到今年夏天才得以和老师相见。

第一次见到张良英老师,老师正在乒乓台前挥汗如雨,挥拍拼杀。身手矫捷,球技精湛,全然不像一个年逾七旬的老者。看到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的他,终于明白谢耀德称老师老小伙的因由了。从此有幸和老师成为文友、朋友。互相交流生活的点滴,分享写作的快乐。老师热情不失儒雅,清高不乏真诚。一生坎坷,命运跌宕却从不向生活低头,以一种小草的姿态,活出树一样的精神。

                 苦难之中的幸福追求

张良英祖籍四川,出身于破落地主家庭。和那个年代许多人一样,当他还不懂事的时候,命运就注定了他必将走上一条曲折、坎坷的人生之路。在他十五岁那一年,因家庭出身不好,被重庆航务学校取消了入学资格。后来被青海水电学校招去,还没等毕业,同样的原因被迫提前离开学校。面对又一次失学,张良英没有像以前那样无助和惶恐不安。他学会了忍耐,动乱年代残酷的现实令他习惯了忍耐。

张良英不是强者,他是岩石缝隙里的一株小草,只能任凭风吹雨打,尽量地伸直腰杆艰难地成长着。面对世态炎凉,面对乱世,他也有深深地寂寞和淡淡地惆怅,时不时也发出一声轻轻地叹息。那是对生活、命运和成长的感叹。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但内心世界里感情丰富,一花一树都会让他感怀。当夜深人静时,伴随那轻轻地一声叹息会情不自禁地拿起笔,直抒胸臆,表达他心中的爱与恨。

 “打小我就从内地来到新疆,三十多年在大西北用双脚丈量幅员辽阔大地的同时,也丈量着自己的人生……”张良英在他的《记忆的碎片》一文中这样写道。那一年他从青海失学后盲流来到新疆兵团农场,曾经打过土块、种过地,更多的时间是作机修工。不管在哪里,无论干什么工作,他时刻提醒自己要想得到人们的同情和社会的认可,必需多干活少说话,加倍努力,尤其是在技术上更要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才会有立锥之地。

张良英天生就与技术特别投缘,当别人对一项新技术还没弄明白的时候,他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加之他有中专文化基础,在那个年代的兵团更是凤毛麟角,技术总比别人掌握得快。

不断被打压,不断成长。不断被埋没,不断展露锋芒。从兵团连队的农工,到克拉玛依职业技术学院的设备工程师,这一段路他走得好艰辛,这一段路让他和劳动者甘苦与共,深深体恤他们的欢喜疾苦。1981年他的第一篇小说《王师傅》就是在他客串修理铺老板那一年问世的,这些经历在他新作《洇湿的脚印》清晰地再现,读者可以从中看到一颗不屈灵魂的执着追求。

苦难的岁月,是书和写作给了张良英心灵的慰藉。不禁让我想起被誉为战地玫瑰的闾丘露薇曾经说过:在阿富汗被战火摧毁的村庄里,她看到一位老人手拿玫瑰享受午后的阳光;在利比亚听一位女学生举着自己办的报纸谈媒体的理想,这是另一种幸福的意义,更是一种精神和追求。

            着小人物笔墨  书大人生性情

光阴匆匆,从壮年到满头白发,从文字到心灵,老师像一位虔诚的信徒,沿着朦胧而清晰的轨迹,在朝圣的路上,执着地秉烛前行。三十年共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诗歌等各类文学作品50多万字。

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有别于无足轻重的普通人。虽然他们同样活在世俗红尘中,但有自己的坚守,特别是在种种的诱惑面前,能保持冷静,保持清醒。或许是自己经历的苦难,张良英把更多笔触伸向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用一个作家悲悯地情怀,真挚地大爱给他们深刻地关注,温暖地关怀,朴实无华地赞美,每每读起拨动我们心灵深处共有的那根琴弦。无论世事如何变迁,生活如何改变,人性心灵中固有的善良和美好不会变,这是一个作家永远咏颂的对象和写作的源泉。

张良英就是基于这种创作因由写下了《伢娃子》、《游牧人生》、《车辙》、《守望土地的那棵白杨》等几部中篇小说,无不用浓淡相宜的笔墨把劳动者和生活底层的小人物那种心态与生态,栩栩如生真实地再现。通过一个一个小人物的活动,来反映人性的复杂性和以此折射出人性的多层面。《有一个刻骨铭心的名字叫盲流》写出了对无数个为新疆的今天流下汗水的小人物的赞美和歌颂。只有能够看得懂卑微劳动者眼睛里悲喜的人,才是真正的文化人。

老师是用逆境中对生活的积累,对文学创作的至情至爱,对人性的探索和对生活的理解来写小说。俗话说,扯动荷花带动藕。写小说就得扯动荷花,还得带出藕。

一个人,只有平凡的地位,没有平凡的人生。很多平凡的人,有着很强的忍受力与精神的强大。《老剃头与小剃头》塑造了两代剃头对人生对生活的态度。老剃头是真正的剃头匠,安于现状,握守本良。在动乱年代凭着好的剃头技术,连县长都找他剃头,赢得百姓和县长的尊敬。小剃头是经济社会里所谓的“头儿”,一名小官员。父亲老剃头动乱年间凭做人的本性对县长的庇护,成为他日后升迁的名片。

张良英以平静的心态,客观的态度,探索了《老剃头与小剃头》极端环境下人性善与恶的边界,他找到了小说所要倾心表达的主题。《老剃头与小剃头》通篇以沉郁的笔力,个性化描写了社会最底,一群身边熟悉的,通过滤过的人和事。表达了社会大我意识和历史的自觉性,老剃头的许多潜意识,符合中国传统历史、时代、社会人生。小剃头在新形势下物欲、权欲面前,丢失了父辈的这些沉积,传统观念和道德定力的丧失,最终在春风得意时马失前蹄,故事精短,指意多元,意蕴深长,尽在不言中。

           汗水泪水洇湿的文学朝圣脚印

张良英是新疆作家协会会员,克拉玛依石油作协、克拉玛依市作协会员。获奖对张良英来说不是第一次。《盛下整个太阳的一滴水》20027获《人民文学》报告文学征文优秀奖;散文《收破烂的老人》200411月获首届“先觉杯”全国文学大赛征文优秀奖 ;《咬定青山不放松》200510月获第五届“新世纪之声”《中华颂歌》“通讯”类银奖;《故乡情》200610获首届“真情人生全国记实散文”征文二等奖 ;《妻子的背影》201010月获“百名作家看白茶”中国散文笔会征文二等奖。

退休后他含饴弄孙,精通厨艺。每天下午到退休站打球锻炼,风雨无阻。每天为家人做一桌美味的同时,也不忘为读者奉献文化大餐的追求。剩下的时间看书作文,这期间写了很多反映退休生活的文章。《温婉地微笑》、《鬼才的退休生活》等文章再现了独山子人幸福的文化生活。

年逾七十他花费近五年的心血又推出一部16万字的长篇力作《洇湿的脚印》,这是一部“盲流”奋斗史。这些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很多人不可能成为精英,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栋梁之材。但他们在人类历史的大迁徙中,曾经留下过一行行或深或浅的脚印。就是这些脚印,夯实了人类文明的基础。是他们壮丽了大西北的今天,是他们用汗水浇灌出片片戈壁变绿洲,让城市高楼林立。很难想象没有他们的带动文化该怎样交融?人类文明又将如何演进?

老师这样在这本书的序中写道:能以他们为伍,是我一生的财富,我以此为荣。那些“盲流”朋友,常常用欣羡的目光迎接我的时候,我会感到丝丝距离和陌生,心存忐忑与不安。是历史前进了,还是一种叛逆?我苦苦地、苦苦地思索着,始终得不出一个满意的结论。于是我怀着深深的歉疚,写下这些文字,献给那些曾经为大西北做出过贡献,前有古人,后有来者的“盲流”们。

这篇力作几乎把张良英所有的生命积累都砸进去了。在这篇作品里,你能看到一串文学朝圣路上用汗水泪水洇湿的脚印向远处延伸。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4-29 21:22 , Processed in 0.28173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