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作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40|回复: 0

长篇小说《红柳花》第一章、相识吐鲁番(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5 10: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龙川河 于 2017-5-18 16:17 编辑

                            《红柳花》第一章、相识吐鲁番(上)
      
    “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戈壁沙滩变良田,积雪溶化灌农庄,戈壁沙滩变良田,积雪溶化灌农庄。来来来来...我们美丽的田园,我们可爱的家乡,我们美丽的田园,我们可爱的家乡……”。优美的旋律回荡在奔驰的列车上。
    这是一九八三年的初春, 从西安发往乌鲁木齐市的143次旅客列车已经进入了新疆境内。从西安转车已经三天三夜了,再有一个晚上,就到了吐鲁番车站,赵丹红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新疆真遥远,戈壁黄沙,信写了几封了,难怪姐姐不愿回来探亲。列车在轰鸣着,已经到了晚上,在卧铺车箱内她实在无法入睡,下铺上的母亲已经睡着了,离开家乡时的情景又想起来了。
    虽说国家恢复高考已经五、六年了,由于考生太多,实行的是考试预选制度,大多数人在预选阶段就被淘汰了,赵丹红就是其中的一位。去年高中毕业后,原本想通过补习,再参加今年的高考预选,实在太难了,光去年班上就有好几个预选上的没有录取上,加上连续补习的那些学生,学校劝她说,像她这样学习中上等学生,补习功课根本没有必要,那些尖子生年复一年的等着呢,她只好放弃了。
    在山东省胶东农村,父母亲给娃们订亲的比较早,有的孩子十四、五岁家长就盘算着说亲了。她已经二十岁了,达到了婚姻法规定的年龄,看她那一头长长的披肩秀发,尤其是圆园地脸庞噘着樱桃小嘴,看上去既漂亮又憨厚,自然上门的媒婆不少,有的是她的同学,有的家里人在外地工作,条件比较好,都以要考学为由给推辞了,其实她的心思不在家里。今年正月初三,生产大队刘书记来到家里,后面跟着他那个游手好闲的儿子。他老人家可是个人物,一到逢年过节,那些村里在外工作的人家,都轮着请他老人家去喝酒,忙不过来的,怎么突然上我们家来了,着实让她父母亲受宠若惊。席间对父亲说:“看老哥,丹蓝这丫头上新疆已经几年了,我想她和我这个儿子是同学,心想让她做儿媳妇,不过我是有私心的,生产队的人早就有意见了,说这丹蓝已不在队上了,要将她的那一亩多的责任田调整掉,我说户口没迁移就压下去了,我说没有就没有,谁还敢打这田地的主意,整死这小子。”
    他走后一家子感到莫名其妙,他怎么说这话呢,还没等大家反映过来,村里有名的媒婆王大妈上门了,她这人大喊大叫的一进到院子里就说:“他婶子,我给你报喜来了。”
    “有什么呀,就不能进屋说,把你急的。”母亲迎上去说。
    她说:“你瞧村上刘书记家可是多好的人家,你看他婶子,虽说他那个儿子在学校学习是差了一点,必定是高中生,说不定那一天村上来了什么招工招干的指标,还不是他的,要是和他谈对象,不要说你攀上好亲家,我都沾点光呢。”
    父亲说:“刘书记的儿子不喜欢干农活,整天骑着自行车逛街转,说明人家条件好,我还不想种地呢,谁都不愿意吃苦,咱就是命不好,我看没啥意见。”
    母亲说:“我们家的孩子自小管得不严,由他们的性子惯了,丹红一直想考学,所以毕业一年了,她的心思不在这上面。咱农村年龄小定亲,上到高中毕业有点文化的孩子都在自由恋爱,娃娃们的事,我们作不了主,先有这个事情,咱们慢慢来,给他们创造条件。”
    “还是他婶子想得周到,都超过我这个媒婆了”王大妈高高兴兴地走了。
     到了晚上把分家单过的哥哥嫂嫂叫过来,一家子开起了家庭会议。首先父亲发言:“我看刘支书那孩子也可以,家庭摆在那儿,那有男孩子不调皮的,成家了就好了。”
    哥哥说:“我暂时分家过,你们嫌我媳妇在家干活不主动,现在家里农活还不是她干的最多,情况不一样,妹妹的大事,我不想说什么,让她说说想法。”
    母亲说:“反正日子要他们过,还是丹红自己拿主意。”
    丹红说:“我现在实在不想嫁人,我也看不上他。”
    父亲说:“没有说现在让你嫁人呀,咱农村什么叫看上,只要能过好日子就行了,结婚了就好了。”
    哥哥说:“老爹还不知道情况吗,都二十岁了,订了亲明年人家要人咋办。”
    丹红说:“春节前姐姐来信说了,说现在有很多人去新疆,说去那儿盲流的人不用转户口,到处都可落上户口,说如果实在考不上学,爸妈放心的话,让我来新疆,说不定有什么机会呢。”
    哥哥说:“既然妹妹有这个想法,说走就走呀,去了行就留下,不好就回来。”
    “我们商量的不是这事,怎么扯远了。”父亲生气的说
    母亲说:“她这个想法很好,那我就陪她一起去。”
    “真的。”赵丹红高兴地问。
    哥哥说:“反正刘书记这事没有定,你们走后爹和我们一起过,不过听说上新疆要有乡镇的证明。”
   赵丹红说:“我同学的父亲就是公社的文书,让他开个证明没问题。”她想着就入睡了。
    赵丹红在梦中醒来,列车已经缓缓地停在了吐鲁番火车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技术支持-汇网通达|联系我们|法律维权|Archiver|手机版|新疆作家网 ( 新ICP备10001794号  

GMT+8, 2017-10-20 18:19 , Processed in 0.27852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